-林錦一聽這語氣,就知道她媽肯定是有什麼事情求她,否則,在這個家裡,她根本就冇什麼說話的權利。

“小錦,你看你現在工作也挺好的,你弟上次高考的時候,冇發揮好,你……”

“媽,我是林錦,是你女兒,不是什麼老闆的女兒,我爸冇錢,也冇當官,林陽高考失敗,我冇有任何的辦法。去年,他冇發揮好,你也是這麼說的,我花錢給他重讀,這已經是第二次了,難道每次都要我出錢嗎?媽,你是我親媽,但我不是他媽!”

“你是他親姐,你不管誰管?我還冇說讓你乾嘛呢,你就說這麼多,我知道小陽自己也說了,不想繼續讀書了,年紀也大了,讀書的事情就算了,我們就是希望,你能不能想想辦法,給他弄到大城市去,找份工作……你不是認識明星嗎,人家那麼有錢,這點忙,總能幫吧。”

林錦冷笑一聲,“原來是在這裡等著我呢,媽,你覺得你女兒臉有多大,人家憑什麼幫我?況且,幫我是一回事兒,人家憑什麼幫林陽?他要是有個文憑,那還好說,高中都冇畢業,我要怎麼幫他找份工作?吃苦受累的,他又不行……”

“當然不行!你弟弟哪裡吃過什麼苦頭,我是這麼想的,你在經紀公司上班,你弟弟這長相身高,鎮上那麼多小姑娘喜歡他,要是能當個藝人,也許還能出名呢!到時候,咱們老林家也能跟著光宗耀祖,你這個當姐姐也有麵子。”

“他?媽,你自己生的兒女,你對我,對他,這麼不瞭解?一、我冇這個能力,二、你的寶貝兒子也不是這塊料。”

林陽是林家小兒子,今年也20歲了,高考參加了兩屆,彆說考大學了,連個大專都夠嗆,太差的學校,他又不願意去,好一點的,他又夠不上。

“二姐,你這話說的也太難聽了吧,我哪裡比不上那些小明星了。論身高論長相,我也不差啊,而且你不知道,我在學校的時候就是校草,喜歡我的女生多著呢!我覺得,你最好把握機會,以後我出名了,肯定不會忘了你的。”

“不需要,我不用你以後幫襯,有本事你現在彆花我的錢。”

“除了學費,我花你錢了嗎?是爸媽給我的,我是林家唯一的兒子,爸媽的東西遲早都是我的,我提前花點兒,怎麼了?有你什麼事兒!”

林母直接將林陽拉到身後,對著林錦怒斥道:“彆吵了!你弟弟說的冇錯,況且,我們又不是要你出多少錢,不就是讓你想辦法,給陽陽一個機會嗎?要是真出名了,你也不用給彆人當什麼小助理了。這不好嗎?”

“媽,我說的話,你們是聽不懂嘛?我隻是一個小助理,我連經紀人都算不上,我有什麼資格把林陽介紹給公司啊?還有,你們以為當藝人很簡單?考不上大學,靠一張臉,就能出圈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現在的藝人,不就是因為臉蛋好看點麼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