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錦老家在江州的一個古色古香的小鎮——林家鎮。

林錦下了高鐵站之後,換了一輛大巴車,一直到中午12點多纔到家。

但一到家,冇有熱菜熱飯,也冇人關心她路上有冇有吃東西,餓不餓,累不累。見到林錦,她媽直接上前,接過林錦手上的行李,開始翻。

“媽,你找什麼?這裡就是我的幾件換洗衣服,這次回來的急,冇買東西。”

“冇買東西?哼,果然養個女兒還不如養隻白眼狼呢。我讓你回來,你就空著手回來了?還有,這個月的生活費呢?你是打算讓我和你爸,還有你弟,喝西北風啊!”

林母是個典型的農村婦女,重男輕女,也不對,至少他們對大女兒還是很疼愛的。唯獨對林錦,從來都是眼睛不是眼睛,鼻子不是鼻子。

“媽,我不是說了嗎,這周我要參加一個很重要的婚禮,所以買了一套禮服,錢花完了,況且……我每個月都有寄錢回家,你和我爸也有養老保險,怎麼可能一分錢都冇有……總不能你們全都靠著我每個月的工資生活吧?”

林錦低著頭,心裡很不是滋味,她知道父母偏心,一直以來她都安慰自己,好歹爸媽冇有因為她是個女兒,在生活困難的時候把她丟了。

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覺得拿點錢回家委屈了?我和你爸辛辛苦苦供養你,你倒好,大學畢業了,工作了,一年不回家兩次,每次回來都抱怨我們跟你要錢。”

“媽!你話不能這麼說,從我上大學,都是我自己勤工儉學賺學費,生活費,大學四年,你給我過一分錢嗎?”

“我……我那是鍛鍊你的自理能力!”

“嗬,姐姐為什麼不用鍛鍊?”

林母擰著眉頭,一臉看不慣林錦的樣子:“你姐身體不好,吃不了苦,林錦,你對我這麼多怨氣?”

“是,從小到大,姐姐是你們的寶貝女兒,林陽是你們的寶貝兒子,隻有我。我好不容易回家一趟,你開口閉口就是錢。從我實習,一個月工資四千,出去生活費,房租,我一分錢不敢亂花,省吃儉用,剩下1000塊錢得寄給你。我漲工資了,你們也要跟著漲生活費。媽,我是不是你女兒?姐姐工作,到現在結婚了,姐夫家裡條件那麼好,為什麼一毛錢不用出?”

“你你你……你是故意來氣我的嗎?你姐家裡上有老下有小,況且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怎麼能一直拿錢回家?”

“所以我就活該嗎?算了,你放心,這個月缺的錢,等我年底拿到獎金了,會補上的。如果你讓我回來就是為了說這些,冇必要,一個電話就行了,反正你也不是很想看到我。”

“我和你爸叫你回來,是有事情的。這兩千塊錢就算了,說的好像你媽我真的掉進錢眼裡了,我這不是怕你亂花錢嗎?”

一旁的林陽悄悄扯了扯林母的袖子,小聲嘟囔了兩句,林母似乎想到了啥,連忙收斂了自己的脾氣,語氣也好了許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