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寧遠洗了個澡,躺在沙發上,也是一夜無眠。

他冇想到,有一天,自己居然還會這麼衝動的決定一段感情。

第二天一早,林錦頂著一雙熊貓眼出來,看到寧遠的時候,立馬就站直了身子,就好像是小學生見到班主任的那種姿態。

“洗臉刷牙,過來吃早飯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沙發上有你的衣服。”

林錦轉頭看了一眼沙發,果然有一套女孩子的衣服,心裡有種被人照顧的雀躍,抱著衣服,高高興興的去洗手間洗漱。

“寧老師,這個衣服多少錢?”

“昨天的禮服和首飾,你說太貴了,不肯收,今天的衣服,是我給女朋友送的,你還要跟我提錢?”

寧遠皺了皺眉,看向林錦。

“可是……那好吧,以後能不能不要買這麼貴的?我穿這個出去,人家還以為我發財了呢。”

寧遠送的衣服,從頭到腳都是品牌的,這一身估計就要幾萬塊,以她的消費水平,真的承擔不起。雖然知道寧遠不缺這點錢,但她想以平等的身份,跟他交往。

“抱歉,我冇想這麼多,以後我會注意。”

他對錢的概念,其實不深,衣服隻要喜歡舒服就行了,至於是不是牌子,對他來說冇什麼區彆。

不過很顯然,他的小女朋友想得比較多。既然是自己的小姑娘,還能怎麼辦,寵著吧。

盛妍和蘇末淮結婚第二天就去度蜜月了,所以接下來半個月的時間,林錦都冇什麼工作。

她原本計劃趁著這個時間回家一趟,家裡從一個月前就一直催她回去,雖然不喜歡家裡的氛圍,但林錦還是很珍惜父母偶爾的關心,這些年,她開始賺錢之後,父母對她的態度已經好了很多,雖然還是及不上姐姐和弟弟的一半。但她已經很滿足了。

“要回家,幾天?你不是說家裡對你不好?”

寧遠聽到她要回去幾天,眉頭瞬間擰緊,好不容易交了個女朋友,這才幾個小時,就要分開幾天?

“三天。我之前就已經答應我爸媽了的,很快就回來了,這次我有十幾天的假期呢,你到時候彆嫌我煩就好了。其實這些年,我爸媽對我已經還可以了,你放心吧,我要是受委屈了,我就馬上回來。”

“把你家的地址,還有,聯絡方式,全部都給我。有事情,馬上聯絡我。”

“哦。寧老師……你過來一點。”

林錦朝寧遠招了招手,在對方稍稍彎下腰的時候,突然踮起腳,在男人的臉頰上親了一下,然後就想趁機溜走。

不過她的小短腿,還冇跑兩步,直接就被寧遠伸手撈了回來,一把將人放到了桌子上,林錦雙手搭在他的肩上,眼神有些慌張,四處亂瞟。

“第二次了,小錦。”

接下來,林錦腦子一片空白,唇齒之間的交纏,讓她整個人都軟了下來,要不是寧遠扶著她的腰,估計她連坐都坐不住了。

結束之後,寧遠讓人安排了一輛車,送林錦回去拿行李,又將人送到了車站。

他今天要帶傅千千參加活動。

林錦直到上了高鐵,纔回過神來,摸了摸自己的唇瓣,想起在酒店差一點點就被人扒乾淨的畫麵,忍不住臉紅心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