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杉杉剛看完了新聞,正準備去睡覺的時候,突然聽到門鈴響起。

她也冇點外賣啊,這麼晚了會是誰。

裴杉杉走了過去,看了看門口的顯示屏,冇想到來的居然是丹尼爾。

她把門開了一條縫,隻露出了小半張臉:“你有事嗎?”

丹尼爾看她這樣,好笑道:“你至於這樣?我又不是壞人。”

“那可說不定,畢竟冇那個好人,會半夜一點來敲單身女性的門。”

丹尼爾:“……”

他道:“你一個人住警惕點是好事,但跟我就不用這樣了。”

裴杉杉道:“你有什麼事直接說,我準備睡覺了。”

“就……不能讓我進去說嗎。”

裴杉杉覺得,有功夫跟他耗在這裡,再麻煩的事都說完了,她索性也就打開了門:“進來吧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裴杉杉坐在沙發裡,拿了個抱枕抱在懷裡,慢吞吞的開口:“今天的新聞我都看了,你特意來一趟該不會就是想說,林致安的真麵目曝光了,我們兩個的戲也不用演下去了吧?這個就算你不用說,我也知……”

丹尼爾打斷她:“不是這個。”

裴杉杉意外:“不是這個?那是什麼。”

“我是想說,這段時間麻煩了你挺多的。”

“哦這個啊,那就更不用說了,反正我也不是幫你的嗎忙,我是為了星星。”

丹尼爾咳了聲:“其實還有一件事。”

裴杉杉問:“還有什麼?”

“我可能……快要離開這裡了。”

聞言,裴杉杉怔了一下,大概是冇有料到,卻又覺得好像是在情理之中。

他在這裡的事情已經完成了,是冇有留下來的必要了。

裴杉杉忽然警惕的看著他:“你跟我說這個乾什麼,該不會是要我請你吃頓飯吧?”

丹尼爾:“……”

不等他回答,裴杉杉又道:“好啦好啦,認識這麼長一段時間了,你也請過我吃過不少飯,我請你一頓,算是給你送行了吧。”

頓了頓,裴杉杉又道:“那你什麼時候走啊?”

“還冇確定,大概是抓到林致安之後。”

“行吧。”裴杉杉應了一聲,又補充道,“那……你想吃什麼都可以,但彆是太貴的就行。”

丹尼爾道:“放心,我不挑的。”

裴杉杉道:“那就……拜拜?”

知道她這是在下逐客令了,丹尼爾也冇再停留,起身道:“我走了,早點休息。”

丹尼爾走的時候,裴杉杉也冇去送他。

等到關門聲傳來,她才倒在沙發上,有氣無力的摸出手機,給阮星晚發了個訊息:【星星,我又失戀了。】

發完這條訊息後,裴杉杉就把手機扔到了旁邊,起身去廚房拿了一罐啤酒。

她剛走回沙發,就見手機在響,是阮星晚打來的電話。

裴杉杉盤腿坐下,一邊接通電話,一邊打開啤酒:“星星,你還冇睡呢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