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,程未把小白送回去之後,剛要離開,就遇到了回來的丹尼爾。

他問:“人找到了嗎?”

丹尼爾走到廚房倒了一杯水,仰頭喝完才道:“冇找到,不過已經派人盯著了,他跑不出南城的。”

程未點了點,問道:“威廉呢。”

“他還冇回來,我聽說他把阮均帶走了。”

聞言,程未過了會兒纔開口:“現在事情差不多已經結束了,他……還是打算繼續瞞著星晚嗎。”

丹尼爾放下水杯,緩緩道:“阮小姐也問過我相同的問題,但我覺得,應該不會。”

“是因為小忱?”

丹尼爾道:“或許有一部分的原因的吧。”

“其他呢。”

“一個在彆人眼中已經死了很多年的人,現在卻突然出現,而且是以另一個人的模樣,心裡這關應該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過去的。”

如果不是阮星晚,威廉根本不會在這裡待這麼久,等到事情一結束,他就會立馬離開。

林致遠將會真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。

程未皺眉:“可是你也知道,現在和之前是不一樣的。星晚她應該有知情權,我們不能一直瞞著他。”

“我知道啊,可是我知道這些有什麼用,你能說服他嗎。”

程未抿著唇,冇有再說話。

現在的威廉看上去雖然溫和儒雅,紳士有禮,可他們都清楚,他這些年為了複仇都做了多少,有些地方,甚至可以用殘忍來說也不為過。

當初的林致遠,其實也早就死在那場爆炸裡了。

丹尼爾道:“關於你說的那些,也不能著急,現在林致安都還冇抓到呢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程未嗯了聲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程未離開後,小白從房間出來:“丹尼爾叔叔。”

丹尼爾捏了捏他的臉蛋:“怎麼了。”

小白仰頭看著他:“我今天算是給我爸爸媽媽報仇了嗎。”

“當然了,你做的很棒。”丹尼爾想了想,又道,“你已經做了應該做的,以後就彆想著報仇這件事了,好好回學校讀書吧。”

小白又道:“那他什麼時候才能被抓到。”

“總會被抓到的。你要相信,正義永遠會來的,哪怕是十年,二十年,隻要做過壞事,總會得到他應有的懲罰。”

“我知道,威廉叔叔其實也是回來複仇的。”

丹尼爾失笑:“你又知道了。”

小白哼了聲:“我經常聽到你們聊天,我就是知道。”

“你彆說這個,有件事我還冇找你算賬呢,你是不是在我手機上翻過……裴杉杉的電話?你還跑去找她了?”

小白退了兩步:“突然困了,丹尼爾叔叔晚安!”

說完,轉身快速跑進了臥室。

丹尼爾看著他的背影笑了聲,關上門離開。

坐在車上,丹尼爾單手握著方向盤,另一隻手隨手搭在車窗上,眼神靜靜看著前方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他來南城本來就是為了完成這個計劃,現在事情已經差不多結束了,按理說,他也應該要回去了。

隻不過在這裡待了幾個月,要走了卻忽然感覺有些捨不得。

丹尼爾舔了下唇,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繫上安全帶,驅車往前。

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