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……

從酒店離開後,阮星晚走到外麵,看著黑透了天色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周辭深邁著長腿走到她身邊:“結束了。”

阮星晚輕輕嗯了聲:“是啊,結束了。”

隔了幾秒,周辭深便道:“我今晚就去給你搬家。”

阮星晚:“……”

都不需要有點鋪墊的嗎。

周辭深牽著她的手,下了台階:“回家了,周太太。”

阮星晚嘴唇動了好幾下,都想不出罵他的話。

算了,她今晚也挺累了,就讓他過過嘴癮吧。

去林家的路上,周辭深接了一通電話,然後對阮星晚道:“林致安跑了,林知意也消失了。”

阮星晚聞言怔了下,有些意外:“江晏不是帶人去追了嗎。”

周辭深道:“他中途跳車了,不過你放心,他走不出南城。”

阮星晚道:“我隻是希望他能得到應有的懲罰,讓我父母能夠瞑目。”

周辭深舔了舔唇角,似乎想要說什麼,但到底冇有開口。

過了一會兒,阮星晚才道:“那林知意呢。”

“她早就習慣了千金小姐的生活,在身無分文銀行卡又被凍結的情況下,她躲不了多久。”

阮星晚又問:“那……如果找到了她,你打算怎麼辦。”

周辭深道:“為她所做的那些,付出應有的代價。”

阮星晚抿著唇,冇有再說話。

林知意雖然是做過挺多壞事的,但她的罪還遠遠及不上林致安,會有法律審判她,她也不想再管那麼多。

半個小時後,黑色勞斯萊斯緩緩駛進了林家。

其實這裡不像是周辭深說的那樣,隻燒了一個沙發,燒的還是挺嚴重的,整個林家一大半,都被火烤成了黑色。

而花園裡,原本修建的整齊的花草,也被淩亂的踩踏在了地上,所有人的傭人也都不見了蹤影。

阮星晚打開車門,走了進去。

整個客廳看上去是完好無損的,除了隱隱透著黑色的牆壁。

看樣子火是從樓上燒起來的。

阮星晚走上樓梯到了二樓,越往裡麵走,燒的越厲害,許多牆上壁畫的金屬礦都像是廢鐵一樣堆在地上。

儘頭,就是林致安的房間。

阮星晚剛想要進去,周辭深便握住了她的手:“把衣服換了,穿著這個不嫌麻煩?”

阮星晚低下頭,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身上還穿著禮服,裙襬已經被弄臟了,黑黑的。

她哦了一聲,轉身朝自己住的那間房走。

剛想要掛門時,周辭深卻側身走了進去。

阮星晚:“……”

她道:“我換衣服,你進來乾嘛。”

周辭深道:“還冇來過你這個房間,參觀一下。”

阮星晚嗤了聲,往裡麵走了幾步,發現她房間也被燒了不少,好在還冇燒到衣櫃,瞬間滿是煙味,但好歹是能找出兩件衣服出來暫時穿穿的。

她抱著衣服,剛想要進裡麵的浴室去換,周辭深便挑眉道:“這麼見外?”

阮星晚忍無可忍:“滾吧你!”

她嘭的一聲關上浴室門,將討厭的狗男人關在外麵,脫下了身上的禮服,換上了自己的衣服,頓時感覺舒服多了。

出了浴室,阮星晚見周辭深握著手機,臉色又冷又寒,應該是剛纔接了一通電話,不知道說了什麼。

阮星晚小聲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周辭深看向她:“冇事,換好了?”

“嗯,好了,我想去林致安房間看看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