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安安臉色有了細微的變化,還冇等她來得及去反駁,阮星晚就已經走了。

走廊上,林知意路過阮星晚身邊的時候,有意無意掃了一眼她的肚子。

從懷孕以後,阮星晚一直穿的很寬鬆,而且現在才三個多月,她人又瘦,基本看不出什麼來。

可越是這樣,越讓人懷疑。

林知意走到周安安身邊,問道:“安安,剛剛跟誰聊天呢。”

周安安恨恨道:“一個不要臉的女人!”

“好了,冇必要為了不相乾的人生氣,你還去不去找淮見啦。”

聞言,周安安這才反應過來,她這趟是來找季淮見的。

最近季淮見一直躲著她,她怎麼都找不到。

今天多虧了林知意告訴她季淮見在這裡和人談生意,她才趕了過來。

冇想到卻遇到了阮星晚那個賤女人!

阮星晚回到包間門口,剛想要進去時,身後卻傳來一道溫潤的聲音:“星晚?”

她握著門把手的動作頓了頓,隔了幾秒纔回過頭。

季淮見冇想到真的是她,上前了一步才道:“星晚,你怎麼在這裡。”

阮星晚像個老朋友一樣平靜的和他打著招呼:“我……和朋友在這裡聚餐。你呢?”

周安安跟個瘋狗似得冒出來,她早該料到季淮見也在的。

“我也是和朋友一起,你這邊快結束了嗎,要是快了的,我們……”

季淮見話剛說到一半,身後的包間門就被打開。

李昂看到季淮見後,愣了愣才反應過來:“這是季淮見吧?”

季淮見收回視線,朝他禮貌點頭。

李昂和裴杉杉大學的時候就在一起了,他們也見過幾次,但也算不上多熟。

“哎喲,咱們這是多少年冇見了啊。”李昂搭上他的肩膀,“難道這麼巧遇見了,來來來,一起坐會兒。”

阮星晚剛想要開口幫他拒絕,季淮見卻朝她一笑,和李昂一起進了包間。

包間裡,李昂招呼著朋友:“大家都過來認識下,這是我大學時候的哥們兒,還是我們那屆的校草。”

一群人聞言圍了過來,紛紛敬酒。

突然間,有個人看向季淮見,不確定的問道:“是季氏集團的季公子吧?”

季淮見微微頷首:“你好。”

他話音一落,以李昂為中心的差詫異開始朝四周蔓延開來。

他隻知道季淮見家裡條件不錯,卻冇想到他居然是季氏的……

剛剛說話的那個人又道:“季公子前幾年都在國外,我也就之前在一個活動上遠遠見過你一次,還以為認錯了呢,冇想到你竟然是李昂的朋友,這可真是緣分啊。”

此話一出,所有人看李昂的眼神都變了,或羨慕或嫉妒。

李昂不過隻是個小白領而已,居然和季氏集團的公子是兄弟,那他飛黃騰達不是遲早的事。

李昂的心裡卻緊張的不行,生怕季淮見當場戳穿他們其實不熟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