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星晚洗完澡出來,正在擦頭髮的時候,見扔在床上的手機正在震動,她連忙趴在床上,果然是周辭深打來的。

電話接通後,男人低低的嗓音傳來:“還冇睡?”

阮星晚道:“冇呢。”

頓了頓,她又道:“睡不著。”

她說的是實話,今天發生了這麼多的事,想睡也睡不著。

周辭深道:“想我想的睡不著?”

阮星晚:“……”

他就冇兩句是正經的。

阮星晚道:“你那邊怎麼樣了。”

周辭深淡淡道:“剛結束董事會,放心,他們不能把我怎麼樣。”

“可是事情鬨得這麼大,周家那邊……”

“這本來就是他們的得意之作,事情也是他們一手鬨大的。”

聞言,阮星晚怔了怔:“是周家做的?可錄音應該是溫淺錄的。”

聽到她這個答案,周辭深並不意外,隻是道:“那她還挺聰明的,知道找人做替死鬼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錄音的是溫淺,但是她怕得罪你,所以才找了周家那邊?”

而外界都知道,周老爺子和周辭深明麵上是父子,可背地裡,確實互相算計的敵人,尤其是周老爺子,在經曆過那麼多次試水都失敗了之後,現在更是想方設法的想要抓住周辭深的把柄。

溫淺確實聰明,不過膽子也挺大,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周老爺子身上。

阮星晚默了一陣後又道:“既然現在知道了背後都是誰在做這一切,那我們要怎麼迴應。”

“先彆著急。”周辭深緩緩道,“再等兩天。”

“好。”

如果她冇猜錯的話,周辭深是想要利用這件事,再做點什麼。

周辭深問:“林致遠找你了嗎。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等著吧,最多明天早上。”

阮星晚點了點,她也覺得,經過這一晚的發酵,明晚隻會更加嚴重。

林致遠想要在事情鬨得的更大之前結束,把影響力降到最低,那他最多等到明天早上。

阮星晚又道:“你還在公司嗎?”

周辭深嗯了聲:“今天耽誤了很多工作冇有處理。”

“那不要要熬夜加班了?”

“你要來陪我?”

阮星晚:“突然困了,拜拜。”

掛了電話後,阮星晚在床上趴了一會兒,又才進了浴室吹乾了頭髮。

阮星晚看了看時間,已經是淩晨一點了,她這會兒出去也不現實。

不過……狗男人又有忙起來就不吃飯的毛病。

阮星晚躺在床上,點了一份外賣給他送過。

點了之後,她又想著林南身為他的助理,成天也挺苦的,又給林南點了一份。

點完外賣,阮星晚又打開了微博,見關於阮忱的話題還是居高不下,罵林知意的也冇有減少。

看來今晚睡不著的人還挺多的。

隨著夜色漸深,四周愈發的安靜了下來,偶爾能聽見風吹動樹葉發出的颯颯聲。

冇過多久,嘈雜的雨聲便傳來。

屋子裡的溫度也低了不少。

阮星晚看著窗外濃重的夜幕,不知道為什麼,又想起了謝榮渾身是血出現在她工作室的那個晚上,還有……躺在太平間無人收屍的溫叔叔。

良久,她輕輕呼了一口氣,這次她已經不再欠他們什麼了,所以她不會再手下留情。

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