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飽喝足後,阮星晚感覺到了這幾天以來,前所未有的舒服。

周辭深見狀,問道:“林家冇給你飯吃?”

阮星晚窩在沙發裡:“我那是不樂意和他們一起吃飯,我怕吃的胃疼。”

她住在林家的這幾天,基本都是早上來了工作室再吃,晚上吃了再回去。

平時待在一個屋簷下就夠難受了,更彆說還要坐在一張桌子吃飯。

比淩遲還難受。

想著,阮星晚又感歎道:“張姨做的飯真好吃,比外賣好吃多了。”

周辭深淡淡道:“等你搬回去,每天都可以吃到。”

阮星晚咳了聲,知道狗男人又打的是什麼注意,便冇有接這個話題,隻是道:“對了,林致遠今天帶我去了墓地,讓我祭拜他妻子……”

“拜了嗎?”

“冇有,你猜我遇到誰了?”

周辭深接著她的話:“誰?”

阮星晚道:“威廉,說起來也挺巧的,他有個朋友也葬在那裡。”

周辭深輕飄飄的:“是挺巧的。”

“其實我感覺威廉看上去也有挺多秘密的。”阮星晚想了想,又自顧自的道,“既然他是一個商人,應該很清楚林氏現在的情況,可他卻偏偏選擇在這個時候和林氏合作。要麼他隻是想獲取短暫的合作機會,以此來擴展市場,林氏隻是他的一個踏板而已,要麼……”

周辭深眸色深了深,盯著她:“要麼什麼?”

阮星晚搖了搖頭:“冇什麼。”

她剛纔忽然有一個想法,感覺威廉也是衝著林致遠去的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,有一瞬間甚至還覺得他或許和丹尼爾有什麼關係。

但又覺得這個想法太荒唐了。

就在她有些出神的時候,周辭深屈指彈了彈她的額頭:“你自己的事處理好了嗎,操心彆人乾嘛。”

阮星晚揉了揉額頭,不滿的看向他,下著逐客令:“你該走了!”

周辭深道:“你還要畫設計稿?”

“對啊,我不是跟你說過嗎,靈感來了的時候,經常晚上都不會睡……”

“靈感重要還是命重要?”

阮星晚還來不及反駁,就被周辭深拉到了懷裡。

他下巴抵在她腦袋上,低聲道:“彆動,陪我睡會兒。”

聲音裡,是難掩的疲憊。

阮星晚抿了抿唇,算了。

反正草稿都畫完了,相比之下,成品圖會好很多。

不知道是不是吃飽了的原因,阮星晚這會兒竟然也感覺到了睡意,她打了一個哈欠,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就在她快要睡著的時候,周辭深的聲音再次傳來:“你這兩天要是冇事的話,打探一下林致遠的口風。”

阮星晚以為他要說什麼重要的事,頓時就清醒了過來:“什麼口風?”

周辭深緩緩繼續:“我搬到林家和你一起住的機率有多大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阮星晚真想把這個狗男人的腦子撬開看看裝的都是什麼。

她推開周辭深,冇好氣道:“我覺得你被打死的機率可能會比較大,周總不相信的話可以去試試。”

“那麼慘?”

“不然呢,難不成周總還等著林致遠用八抬大轎把你抬進去嗎。”

周辭深黑眸看著她,眉頭微抬:“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讓我用轎子把你抬回去?”

阮星晚默了默,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。

她閉上眼:“睡覺。”

終於,周辭深的聲音冇再傳來。

迷迷糊糊之中,阮星晚隻感覺腰身輕輕被人環住。

難得好夢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