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安安,明天跟我去找程總道歉。”

“不可能,要去你自己去!”

話畢,周安安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她咬緊了牙關,眼睛裡全是恨意。

周安安用力把手機砸在車底,歇斯底裡的喊道:“都是一群賤人!賤人!”

……

餐廳裡。

等菜上來後,裴杉杉就看了一眼手機,咳了聲,像模像樣的道:“我出去接個電話啊,你們先吃,不用等我。”

阮星晚看向她,目光帶了幾分警告。

裴杉杉連忙抬起手機,朝著阮星晚晃了晃閃爍著號碼的螢幕:“真有事兒。”

“……”

裴杉杉離開後,程未唇角勾了勾,看向阮星晚:“你們工作室平時忙嗎。”

阮星晚微微笑道:“算不上忙,隻是我和杉杉兩個人有些應付不過來,後麵招了兩個就好多了。”

很快,程未又找了其他話題,言談舉止都非常紳士風趣。

自從裴杉杉走之後隱隱瀰漫在兩個人之間的尷尬也隨之消失不見。

聊得很愉快。

江晏和朋友吃完飯從包間出來,正準備離開的時候,卻看見窗戶旁邊有一個十分熟悉的身影。

他不由得停下了腳步,挑了挑眉,拿出手機隔著老遠拍了一張照片。

周辭深也確實是應該有點兒危機感了。

不然按照他那個死鴨子嘴硬的方式,估計再要八輩子也追不上彆人。

拍完照發送後,江晏收起手機,心滿意足的離開。

裴杉杉估計在外麵磨蹭了差不多二十分鐘才進去,她回去的時候,見程未和阮星晚聊得不錯,頓時覺得那二十分鐘的冷風吹的很值得。

要是這兩人在一起了,她就是大功臣了。

吃完飯,程未提議要送她們回去,可阮星晚卻拒絕了。

她道:“今天已經夠麻煩你了,這裡離公寓不遠,我們走回去就行。”

程未聞言輕輕點頭,想了想而後又道:“週末我朋友有一個音樂會,你們有時間嗎,如果有時間的話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