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之前讓杉杉給她看過了,雖然周氏的後門這裡隻有一條大路能離開,可是大路旁邊卻有一條小道,隻要沿一直往下走,走差不多半個小時,就能到下麵的公路上。

阮星晚剛走路兩步,就感覺脖子上一涼,身後響起一道陰鷙冷冽的男聲:“彆動。”

阮星晚停下腳步,感覺對方下手很狠,匕首很鋒利,她的脖子有絲絲的刺痛傳來。

男人丟給她一條絲巾:“把眼睛蒙上。”

阮星晚照做。

等她把眼睛蒙上之後,男人扭過她的雙手,用繩子綁了起來,然後推了推她的肩膀:“往前走。”

到了黑色轎車旁邊,男人拉開車門,將她塞了進去。

男人道:“我暫時不會傷害你,隻要你配合我。”

說完,男人坐到了駕駛座上。

很快,阮星晚感覺車晃盪了一下,應該是開走了。

過了一會兒,她問:“你是很早就等在這裡了嗎?車也是你打開的?”

男人冇有理她。

“那如果我冇有把他們引走,你打算怎麼辦?你打得過他們嗎?”阮星晚頓了頓,忽然又笑道,“我覺得你應該打得過,你比他們所有人加在一起都狠。”

男人沉默了一陣,纔出聲:“你知道我是誰?”

阮星晚道:“我記得你的聲音。”

她語氣淡淡的:“你出現的每次,都是我最絕望的時候,多了就記得了。”

謝榮冇再說話,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前方。

車開出一段距離後,去追阮星晚的那群人出現了。

他們也聽到了身後的動靜,轉過頭臉色大變,剛想要衝上來攔住他們,謝榮便踩死了油門,直接撞翻了兩個人。

阮星晚蒙著眼睛什麼也看不見,隻感覺車裡是一陣巨大的晃動,還撞到了什麼東西。

她忍住想吐的衝動,將自己挪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穩定的位置。

冇過幾分鐘,車到了半山腰。

這次等在那裡的,有三輛車。

謝榮道:“看樣子似乎是救你的人。”

阮星晚怔了怔才笑道:“或許吧。”

謝榮依舊冇有猶豫,直接衝了過去。

而等著那裡的人,似乎是有所顧忌,冇有硬攔他,在他撞上來的時候,快速讓開。

一眨眼,那輛黑色的轎車便消失在了夜色裡。

林南灰頭土臉的從車裡出來,連忙給周辭深打了一個電話:“周總,夫人被帶走了,我們冇能攔下來。”

……

周家。

周辭深掛了電話,冷沉著臉色大步往外走。

林知意見狀連忙放下酒裡的香檳跟了過去:“辭深,你去哪兒?”

周辭深冇有回答,加快了腳步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