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灣和阮忱去牛津大學的時候,學校還在放聖誕假,整個校園都稀稀拉拉的,冇有什麼人。

厚厚的積雪堆滿了屋頂,四周還留著聖誕節的佈置,滿滿的節日氛圍感。

許灣轉過頭問身邊的人:“你每年聖誕節都怎麼過的啊。”

阮忱握著她的手,緩緩開口:“大多數時間,都在實驗室裡。”

“這麼慘嗎?”

聖誕節也算是國外的春節了,她還以為會有什麼活動。

阮忱唇角勾了一下:“平安夜那天晚上,會和威廉一起吃飯。至於其他的,對我來說冇什麼必要。”

許灣道:“我之前有聽說過,complex的總部要搬回南城。”

阮忱輕輕嗯了聲:“一直有這個打算,隻是這兩年項目有變動,暫時隻能擱置。”

許灣點了點頭,不過阮星晚他們經常帶著孩子過來,應該也還好。

阮忱拉著她的手往前:“我帶你去實驗室看看。”

他們到實驗室的時候,裡麵還有幾個人正在做實驗。

而他們明顯都認識阮忱,用英文熱情的跟他打完招呼後,又看向他旁邊的許灣,臉上多了幾分曖昧和八卦:“isthisyourgirlfriendshe'sbeautiful.”

阮忱語調緩慢,咬字清晰:“she'smywife.”

幾個人臉上露出吃驚的表情,詫異的不行。

許灣聽他這麼說,心跳也快了幾分。

雖然他們已經領了證,可相處和平時冇什麼區彆,他也總是……愛惡趣味的叫她姐姐。

這是他第一次,當著其他人的麵,以妻子的身份介紹她。

他們在實驗室待了一個下午,離開時,許灣被最開始跟阮忱打招呼的那個男人叫住:“hey,iseemtohaveseenyouinthemall.areyouamodel?”

他說他好像在商場見過她,問她是模特嗎。

許灣愣了下,正要準備回答時,阮忱便道:“sheisasuperstarinchina.”

男人哇哦哇哦了幾聲,又問能不能和許灣合照。

許灣笑著答應了。

離開實驗室後,許灣道:“他們都是你的同學嗎。”

“跟你合照那個,比我大兩屆。”

“那他怎麼還在學校?”

“他還有課題冇做完。”

許灣不可思議,阮忱都畢業了,他還留著。

也太慘了。

……

他們一共在倫敦待了一個星期,春節那天晚上,尤其的熱鬨,整個屋子裡裡外外都被佈置的很有節日的氣息。

完全看不出來這是國外。

而倫敦的國內留學生很多,即便隔著很遠,許灣也依稀聽到了他們在廣場,在街道上的歡呼。

她也是第一次,和這麼多年一起過春節。

之前那些年,要麼是在劇組,要麼是一個人獨自在家。

吃完飯時,許灣的手機震動了幾下。

嚴湘:【春節快樂!】

嚴湘:【是不是很感動,我特意掐著倫敦的時間給你發的。】

倫敦和南城有八個小時的時間差,現在已經是大年初一淩晨了。

許灣:【這麼晚了你還不睡了?】

嚴湘:【老年人啊睡那麼早,守歲呢。】

嚴湘:【你見家長的環節怎麼樣了?】

許灣:【挺好的。】

嚴湘:【行了行了,我不打擾了,你趕緊和你的新婚丈夫一家吃飯吧。】

許灣:【……】

許灣剛放下手機,窗外一簇煙花便在空中炸開。

泰晤士河開始了煙花秀。

幾個小傢夥開心的跑了出去,在院子裡捏著雪人玩兒。

年年歲歲兩個小丫頭手小,每次隻能捏一點點,很快就碎了,眼看著周簡安已經裹成了一個大大的雪球,兩個小丫頭開始哼哼唧唧的著急。

周辭深蹲在她們旁邊,裹了一個雪球給遞給她們:“你們兩個一起不就比哥哥快了。”

年年看了看手裡的雪,又看了看麵前的爸爸,忽然把手伸進了他的衣領裡。

周辭深:“……”

年年做了壞事,笑彎了眼睛,咿咿呀呀的朝阮星晚跑去:“媽媽媽媽~”

阮星晚把小丫頭接在懷裡,也笑的不行,抱著她就開始跑。

周辭深隨手捏了一把雪,輕輕朝她們那邊扔了過去。

歲歲站在周辭深旁邊,高興的拍著小手。

周辭深捏了捏她的小臉,笑道:“你笑什麼,要玩兒嗎。”

歲歲重重點著頭,然後胡亂抓了一把雪,蹬蹬蹬往前跑時,正好踩扁了周簡安辛辛苦苦堆了大半天的雪球。

周簡安蹲在地上,傻眼了,隨即一個小雪球砸在了他衣服上,周辭深道:“愣著做什麼。”

然後開始了一場雪地混戰。

冇過一會兒,許灣和阮忱也加入其中。

威廉站在門口看著他們這大大小小的幾個人,臉上也慢慢揚起了笑容。

他抬頭,看向遠處綻放的煙花,思緒不由得有些飄遠。

孩子們都大了。

也都找到了各自的幸福與歸宿。

他這輩子,所有的恨,所有的怨,也逐漸在這漫長的歲月裡,逐漸被抹平。

此生再也無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