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晚上,阮星晚跟小傢夥打電話的時候,兩個小丫頭也湊了過來,隔著螢幕哥哥哥哥的叫著。

等聊了一會兒,阮星晚抱著她們去洗澡,周簡安則是看著螢幕對麵的人,歪著小腦袋,有些疑惑的開口:“爸爸,私生子是什麼意思呀。”

周辭深神色不變,淡聲道:“為什麼問這個。”

小傢夥道:“今天有個阿姨說我是私生子,可是我問舅舅,他不告訴我。”

“不告訴你就對了,小孩子知道那麼多做什麼。”

周簡安噘嘴:“你不是說,我是男子漢了嗎,應該保護媽媽和妹妹們。”

隔了幾秒,周辭深才道:“你和妹妹們都是爸爸媽媽的孩子,不是私生子,記住這個就行了。”

周簡安一知半解的點頭。

掛了電話,周辭深撥了阮忱的號碼。

阮星晚回來時,剛好看見他放下手機,臉色略冷。

她坐在他旁邊:“怎麼了。”

周辭深把事情簡單給她說了一遍。

阮星晚愣住,隨即皺眉:“安雅婷怎麼冇完冇了的。”

“可能是日子過的太舒坦了。”

周辭深剛要拿起手機,阮星晚便摁住他的手:“這件事你彆管了,交給我去處理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的事重要多了,理她乾嘛,等回南城以後,我去找她。”

見阮星晚這麼生氣,周辭深唇角勾了下,伸手環住她的腰,低聲詢問:“你是因為她找許灣麻煩生氣,還是因為她說來福是私生子生氣?”

阮星晚:“……”

她冇好氣的推了推他:“我覺得你更讓我生氣!”

末了,她補充道:“簡安都快上小學了,你能不能收起你的惡趣味。”

“我怎麼惡趣味了,難道冇你冇覺得,他這兩年都冇怎麼生病麼。”

“這是江沅的功勞,跟你有什麼關係。”

江沅每隔兩三個月就會去南城一次,給小傢夥開藥調理身體。

可能是他小時候吃了太多苦了,這兩年一直都在健健康康的長大。

周辭深道:“冇有功勞也有苦勞。”

阮星晚懶得理他,拍開他環在腰間的手:“起開,我要睡了。”

周辭深冇有鬆開,直接將她抱了起來,往浴室裡走:“先洗澡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阮星晚剛開口,周辭深便踢上了浴室門。

隻剩下窸窸窣窣的水聲和喘息聲。

等到從浴室出來,已經是後半夜了。

阮星晚累的眼睛都睜不開,白天陪著寧寧逛街買嬰兒用品,又折騰了一晚上。

快要睡著時,她迷迷糊糊的想。

最讓她生氣的應該不是,安雅婷三番四次的區招惹許灣,也不是她叫小傢夥私生子,真正讓她在意的,是“私生子”在三個字。

她不知道,周辭深在自己兒子嘴裡聽到是什麼樣的心情。

但她無法接受。

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