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楊嬌嬌當然也不會在那裡等著被打,和人撕扯了幾下後,抱著頭衝出了包間。

但對方似乎也冇因此打算放過她,緊跟著追了出來,甚至因為她剛纔的反擊怒火中燒,不由分說的動手。

“你這個不要臉的狐狸精,臭婊子,馬蚤貨,居然敢勾引我男人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“年紀輕輕的成天就想著當小三,傍大款,你這麼想不勞而獲是吧,那我今天就成全你!”

楊嬌嬌抱住自己的頭,尖聲嘶吼著:“我不是,我冇有!你們認錯人了!”

“喲嗬,還不承認,我們都親眼看見了,跟冇骨頭似得往人身上貼,我聞著你身上這馬蚤味兒都刺鼻,還死不承認。”

人群中,楊嬌嬌還在聲嘶力竭的狡辯。

她覺得這幾人一看就是來捉姦的,肯定是早有打算,而她今天才認識那個老男人,肯定是她們捉錯人了。

而不遠處,李昂聽出了楊嬌嬌的聲音,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
這時候,楊嬌嬌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,再次掙開了眾人,從人群中衝了出來。

跑了幾步後,她看到了李昂,頓時眼睛一亮,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衝過來就抱著他的手臂:“親愛的,你在這裡太好了,你幫我跟她們解釋!”

說著,楊嬌嬌轉頭看著那一群女人,總算找回了一點信心:“看好了,這可是我正正經經的男朋友!纔不是你們口中的什麼小三!”

但楊嬌嬌絲毫冇意識到,她現在頭髮淩亂,還夾雜著血汙,衣服也被撕爛,活像是個瘋子。

李昂難堪到了極點,想到周辭深跟陳和都在旁邊,也不好發作。

捉姦那個女人又道:“喲,你這有男朋友的人還來勾引彆人老公,你這不是賤是什麼?”說著又看向李昂,“你女朋友都要踹了你傍大款了,你還護著她啊?”

楊嬌嬌連忙道:“親愛的你彆聽她們胡說,我今晚就是和小姐妹一起玩兒,哪知道這群瘋子突然衝了過來,我根本不知道她們在說什麼……”

此時,人群中有一個男人上前了一步,試探著問:“李昂?居然真的是你誒,前段時間聽說你劈腿和杉杉分手了我還不信,你們在一起那麼多年了,冇想到是真的。”

說著,又瞥了眼他旁邊的楊嬌嬌,麵露嫌棄:“你這眼光也太差了吧,居然劈腿這麼一個女人。”

一邊是關乎著他前途的老闆與合作方,一邊是和生活人脈息息相關的老同學,李昂迅速做出了抉擇,把手從楊嬌嬌懷裡抽了出來:“我不認識她。”

楊嬌嬌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:“李昂,你什麼意思!”

李昂表情難看:“你自己不要臉給人做小三,跟我有什麼關係。我和我女朋友關係很好,請你不要胡血口噴人。”

人群中傳來了陣陣嘲笑聲,也不知道是在笑李昂,還是在笑楊嬌嬌。

有人道:“這下可精彩了,她男朋友說不認識她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