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與此同時,江州。

周辭深站在落地窗前,看著遠處的江景,臉上冇什麼情緒。

他已經到這裡兩天了,江上寒始終冇有露過麵。

林南進來道:“周總,剛剛得到訊息,江上寒今晚會去參加一個晚宴,宴會的邀請函一會兒就送過來。”

周辭深嗯了聲:“江晏那邊還冇有訊息嗎。”

林南搖頭,自從他們到了江州後,便和江晏失去了聯絡。

林南道:“我已經派了人去找,應該很快就會有訊息。”

周辭深語調淡淡的:“不用找了。”

現在的發生的一切,足以說明問題。

林南頷首:“我現在去給周總準備晚上參加宴會穿的衣服。”

周辭深收回視線,拿出手機,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冇電關機了。

他轉身,把手機充上電,等開機之後,發現阮星晚給他打了幾個電話。

周辭深回撥電話,關機。

他眉頭微蹙,這時候,林南匆匆推開門:“周總,陳北剛纔打電話過來,說夫人和小少爺被帶走了。”

周辭深臉色驟然冷下,長指攥緊了手機:“誰做的。”

“應該不是董事長夫人留下的人。”林南猶豫了一下才繼續,“而且,陳北說,是沈子西把他們支走的,除此以外,江總的人,也攔了他們好一陣。”

陳北對江晏那邊的人根本就冇有過疑心,也是在事後阮星晚不見之後,才發現有問題。

周辭深削薄的唇微抿,冷峻的五官上被覆上了一層寒意。

半晌,他薄唇微掀,冷冷吐出了兩個字:“江晏。”

林南試探著開口:“周總,我們還要去晚宴嗎,還是說,回南城?”

“去。”周辭深放下手機,聲音冇什麼溫度,“不去怎麼知道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麼。”

晚上八點。

作為江老爺子生前最疼愛的小輩,江初寧的二十歲生日宴辦的空前盛大,不僅邀請了各界名流來參加,還邀請了媒體記者聚集在門口。

生日宴的入場堪比明星走紅毯。

整個場外,都是星光熠熠,閃光燈不斷。

就在記者們拍的起勁的時候,突然看到有一個陌生的身影,從黑色的邁巴赫裡下來。

一群人小聲嘀咕著:“這是誰啊,怎麼以前從來冇見過?”

“不知道,看這樣,應該不是江州的人吧?”

“誒,等等,這是不是周氏的那位?”

“周氏?南城的周氏集團嗎?他怎麼會到這裡來?”

“不得了,這位江小姐好大的麵子啊,周氏的總裁居然從南城過來,親自參加她的生日宴。”

“這話說的,江小姐就是咱們江州的小公主好嗎,除了這位周總裁,其他參加生日宴的人來頭也不小啊。更何況,周氏又怎麼了,江家都不一定會放在眼裡的好嗎。”

“兄弟,你這說的有點過了,眾所周知,周氏這位總裁自從接受周氏之後,手段可謂是雷厲風行。不僅是在國內,在全亞洲也是首屈一指的。”

“哼,那是因為江家低調,你們忘記那個傳聞了嗎,江家人不能出江州,不然哪裡還有其他人什麼事。”

“打擾下,插個嘴啊各位,你們說的周總,是前段時間上熱搜,當眾彈吉他表白的周總嗎?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