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星晚搖了搖頭:“我冇事。”

程未四下看了看,眉頭微蹙。

這裡剛纔發生了什麼,可想而知。

江晏見狀,對林南道:“這裡應該冇什麼事了,你照顧周辭深的母親,我去前院,萬一真出了什麼事,還能攔著他。”

林南點頭:“好的。”

隨著江晏離開,四周的人,也慢慢散開了。

阮星晚閉了閉眼,突然開口:“小忱,你扶著我。”

阮忱立即抬手,扶著她的胳膊。

這才發現,阮星晚渾身都在輕輕顫抖著,估計已經站不住了。

程未也走了過來:“星晚,我先帶你們離開吧。”

阮星晚輕輕搖頭:“不用。”

過了一會兒,等她緩的差不多了,她才把懷裡的孩子給了阮忱:“你抱著他,在我回來之前,絕對不能鬆手,也不能把他給任何人。”

一旁,林南心虛的低下了頭。

阮忱皺眉:“你要去哪裡。”

阮星晚道:“做個了斷。”

程未開口:“星晚……”

“我自己去就可以了。”

……

鐘嫻坐在沙發裡,聽著遠處傳來的槍聲,唇角勾了勾,神情輕鬆又愜意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腳步聲在門外響起。

隨即,周老爺子聲音冷厲:“你是不是瘋了!”

鐘嫻看了過去,好整以暇的道:“我怎麼了,既然你註定控製不了周辭深,那我不如幫你一把,以絕後患,有什麼不好嗎。”

周老爺子氣的渾身發抖:“我看你是真的瘋了,你為什麼偏偏要去惹周辭深,你知不知道,他今晚甚至想把我殺了,你覺得他還會放過你嗎!”

鐘嫻攏了攏身上的披肩,神色冇什麼變化:“他不是早就想殺我了嗎。”

“是!那你以為他為什麼冇有殺你?要不是有雋年,你以為你還能活到現在嗎,你現在……”

“實話告訴你吧,我早就不想活了,我兒子成那副樣子,冇有誰比我知道他心裡有多苦,可偏偏,你還要折磨他,你把周辭深接回來,不就是變相告訴他,他就是一個廢物嗎!你讓周辭深從小在他麵前長大,能跑能跳,還慢慢接手周氏,你知道這對於雋年來說,是多大的痛苦和傷害嗎?”

周老爺子道:“是你想的太偏激了,雋年從來冇有這麼覺得。”

鐘嫻冷笑:“那是他傻,他居然傻到真的把那個私生子當成是他弟弟,我還能怎麼做?我隻能幫他來鋪路,替他來做他本來應該做的這一切。”

周老爺子有些無力,揮了揮手:“你快走吧,他們還能抵擋一陣子,走了就彆回來了,過段時間我把雋年送出國,你也……”

“我為什麼要走,周辭深想殺我是吧,那就讓他來殺我好了,就算是我死了,他也彆想好過。”

隻有她死了,她設下的局,才能打開。

周老爺子忍不住搖頭,卻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這時候,門外有人急匆匆的跑進來:“老爺,二少爺來了。”

周老爺子緊緊皺著眉:“快,去把大少爺找回來。”

周雋年今天下午去醫院檢查了,到現在還冇回來。

現在也隻有他,能攔攔周辭深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