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一邊擦頭髮,一邊去開冰箱:“你一會兒想要吃什麼啊,我去超市買點菜。”

周辭深走到她旁邊:“讓林南去買就行了,你纔出院,好好休息。”

阮星晚撇了撇嘴:“你還是做個人吧,林南每天工作量那麼大,我都怕他哪天禿了,以後娶不到老婆怎麼辦。”

周辭深揚眉:“工作量大?他年薪比你工作室總盈利都還要高。”

阮星晚:“……”

她這個自不量力同情人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。

阮星晚道:“還是算了吧,正好我想出去走走,你要是不去的話,我就自己……”

“誰說我不去了,去換衣服。”

走在超市裡,阮星晚想著冰箱已經空了,便拿了不少東西。

等最後結賬時,才發現有整整兩大袋。

剛到了超市地下室,周辭深手機便響起,他看了眼號碼,對阮星晚道:“等我一下。”

便走到旁邊。

阮星晚哦了聲,站在原地拿出手機無聊的刷著。

周辭深走遠了,纔開口:“說。”

陳北急道:“周總,出事了。小……小少爺和老夫人都不見了。”

周辭深神色驟冷:“你說什麼?”

陳北連忙道:“十分鐘前,公寓突發火災,火勢已經蔓延到了我們那一樓,我便帶著老夫人和小少爺下樓,我本來一直跟著他們的,可是有個女人說她孩子還在樓上冇有下來,拉著我讓我幫她去找,就這麼一打岔,老夫人和小少爺就消失在我視線裡了……”

“其他人呢。”

“由於是突發情況,我們事先冇有準備,當時所有住戶都圍在樓下,人太多了,他們……冇有看到老夫人和小少爺。”

周辭深削薄的唇微抿:“去找,我現在回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掛了電話,周辭深大步往回走。

聽見腳步聲,阮星晚抬頭看向他,卻見他滿身的寒氣: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事,先回去。”

阮星晚收起手機,點了點頭。

可車行駛了一半,阮星晚才發現,這不是回公寓的路。

她道:“我們這是去哪兒啊。”

周辭深手握著方向盤,下頜微繃:“公寓那邊發生了火災,我送你去星湖公館。”

阮星晚頓了頓才意識到他說的是,“送她過去”。

她問:“那你呢。”

周辭深道:“有點事要去處理。”

“是公司出了什麼事嗎。”

周辭深轉過頭看她,神色緩和了幾分,輕輕嗯了聲:“我晚上不回來了,你早點休息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忙吧,不用管我。”

看周辭深這個神情,就知道周氏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,她能做的,也就隻有不給他添麻煩了。

很快,車在星湖公館門口停下,阮星晚提著兩大袋東西下車:“你快去吧,我回去了。”

周辭深薄唇動了動,到底還是冇有說什麼,應了聲“好”後,迅速驅車離開。

由於他們冇有提前說要回來,張姨這會兒已經下班了,阮星晚一個人雙手提著袋子,跑了兩趟,才把東西全部都拿了回去。

她微微喘著氣,打開燈,看著這充滿了溫馨的屋子,臉上的笑容不由得擴大。

休息了下後,阮星晚把袋子裡的東西一一放到了冰箱裡。

做完一切,阮星晚打開手機,彈出來的第一條訊息就是公寓發生火災的新聞。

她翻了翻現場的圖片,這火燒的挺大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