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和薑麒有了很大的爭執,但是劉正陽並冇有出手,反而饒有興趣地看著他。

因為他發現有人在趕來。

向著前方望去,他可以看到高空中有兩道黑點在迅速放大,稍微有點經驗的修士都能看出來,那是有實力驚人在以驚人的速度飛過來。以劉正陽的眼力,他瞬間就發現那兩個黑點就是薑轅和薑麟。

他們顯然是想衝過來收拾爛攤子。

以薑轅和薑麟的速度,其實劉正陽等了冇有多久,就看到他們降落了。

薑轅降落在劉正陽和薑麒之間,先是跟劉正陽點頭示意,表示歉意,然後才轉過身,冷冷地嗬斥薑麒說道:“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?劉盟主可是我們薑家的恩人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他?傳出去你想讓外人都知道我們薑忘恩負義嗎?” 薑麟也跟著指責道:“哥哥,你不通知我們就自己跑出來找劉盟主的麻煩,太過分了。”

“兩個窩囊廢。”薑麒一點都不客氣,冷笑著說道:“先給我們薑家惹麻煩,然後再把麻煩解決掉,這算恩人嗎?那是他應該負的責任!至於什麼忘恩負義,修煉界是一個隻講究實力的地方,道義一點用都冇有。”

啪!

薑轅氣急,一掌向著薑麒扇去。

不過,他並冇有得逞。

因為薑麒的反應速度快得嚇死人,看到薑轅有所動作後,他馬上抓住薑轅的手。

隻見他握住薑轅的手腕,冷冷地說道:“竟然為了外人打自己的兒子嗎?就因為你打不過他,所以就認慫到這種程度嗎?你這種弱得不行的父親,就少自以為是了,回頭找個清閒的地方安度晚年吧。” 然後,他用力一甩,直接將薑轅給甩飛了出去,砸壞不少房屋。

劉正陽看著他們父子爭執,瞳孔不由地一縮。

雖然薑轅並冇有認真出手,但是薑麒能這麼輕鬆地將自己父親甩飛,已經能說明某些問題了。他的實力絕對要比薑麟強很多,隻能說他真不愧是曾經到什麼蝕日宗修煉的人。

而且,薑麒明顯也冇有使出全力。

“看樣子,我們今天的戰鬥在所難免了。”劉正陽緩緩說道:“既然你想打,那我就奉陪到底吧,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,你可彆以為你是薑轅的兒子,我就不敢殺死你!”

話音剛落,劉正陽就已經搶先出手。他身形一閃,就出現在薑麒的頭頂上,一腳自上而下向著薑麒的天靈蓋踩去。

“肮臟的攻擊方式。”薑麒冷哼一聲,手中的劍突然出鞘,向劉正陽的腳刺去。

薑麒本來以為劉正陽會躲避的,劍招也明顯有後招,並且準備好變化了。

可是讓他始料未及的是,劉正陽完全冇有躲避的意思,依然一腳踩下來。

而且當他的劍刺中劉正陽的腳底時,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。

鏗鏘!

隨著一陣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響起,劉正陽用腳底的皮膚擋住了薑麒的攻擊,然後故意挖苦道:“這是你從蝕日宗學到的按摩術嗎?還挺舒服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