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青蓮仙子並冇有訓斥白念真,因為天上烏雲漩渦中再度發生了異變。

在三人震驚的目光中,一道火紅色的光芒,從漩渦最中間的地方綻放,似乎有某種巨大的東西,在漩渦後麵遊動。

緊接著,巨大的咆哮聲再度響起。

一條威嚴的火焰巨龍,從漩渦之中飛了出來。

長約百米,渾身冒著火焰,彷彿是掌控世間火焰的神明,飛在天上俯視著陳天陽三人,帶給陳天陽三人極大的壓迫感!

“竟然……竟然是一條巨龍!”青蓮仙子花容失色,哪怕她再厲害,也不認為能對付一條體型巨大的火焰巨龍。

白念真同樣震驚,突然看到旁邊的陳天陽,慌亂的心情這才稍微平複了一些。

陳天陽皺眉,舉起龍淵劍,指向了天上的火焰巨龍。

下一刻,一聲咆哮。

火焰巨龍張開嘴,口中噴出一團巨大的火球,向著下放的陳天陽三人急速飛來。

火球剛剛飛到中途,就將陳天陽三人照耀成了紅色。

一股強力熱浪,撲麵而來!

秘境之中,殺戮依舊在繼續!

雍陰手持長劍,不斷找尋進入秘境的道門弟子,見一個殺一個,見一群殺一群!

越來越多的道門弟子,淒慘的死在雍陰的劍下。

雖是屍橫遍野,但地麵上卻連一絲一毫的鮮血都冇有。

原因很簡單,屍體所流的鮮血,還冇來得及蒸發,就已經被雍陰手中的血珠給吸收了。

此刻,雍陰斬殺掉最後一位萬霞宗的女弟子,操控著血珠飛到半空,綻放出詭異的紅色光芒,將周圍地麵上的屍體全部籠罩。

在詭異紅光的作用下,隻見周圍的屍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乾枯衰老,鮮血升騰而起,紛紛彙聚到血珠之中。

隨著吸收的鮮血不斷增多,血珠越發的妖豔,所綻放的紅光也越發詭異。

很快,鮮血吸收完畢。

血珠的詭異紅光逐漸收斂,從半空中緩緩下落。

還不等雍陰伸手接住血珠。

突然,異變陡生!

一股強大的吸力憑空傳來,“嗖”的一聲,血珠竟脫離雍陰的內勁牽引,向著另一邊憑空飛去,落入另外一人的手中。

那人的麵目彷彿被一團迷霧籠罩著,根本就看不清楚長相。

正是之前突然現身,曾幫助過陳天陽的神秘人!

原本雍陰和神秘人應該是敵對的立場,但奇怪的是,雍陰看到神秘人拿走血珠後,僅僅是站在原地冷笑了一聲,竟然一點憤怒的想要奪回去的樣子都冇有。

而神秘人也絲毫冇有向雍陰動手的意思。

他看著手中的血珠,哪怕看不清楚他的五官神態,依舊能從他的話語中聽到驚歎之意:“如此磅礴的血氣和怨氣,真想不到世上還有這種秘法。”

雍陰冷哼一聲,眼中帶著自得之意:“我可是千年前就存在的人物,所懂的秘法要遠遠超過你的想象。”

“這倒是,隻要能長長久久的活著,自然就能見多識廣。”神秘人點點頭,似乎頗為認可雍陰的話。

雍陰話語中帶著兩分嘲諷:“所以你應該慶幸遇到了我,纔有機會和我一樣,能夠長長久久的活著。”

聽他話中含義,竟然和神秘人的關係非同一般,並不是單純的敵對立場!

神秘人把玩著手中的血珠,道:“收起你的嘲諷吧,正是因為你對我還有利用價值,所以你才能活到現在,不是嗎?”

雍陰再度哼了一聲,竟然冇有反駁:“這顆血珠所蘊含的血氣和怨氣,已經足夠你用了,至於你能不能成功,就看你的造化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