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件事情冇完,等我拿到解藥後,我絕對會找到合適的時機,向陳天陽報仇!”

哥爾登握緊了黃金權杖,眼中閃過一道厲芒。

卻說陳天陽等人乘坐著直升飛機,一路向費蘭市飛去。

半路上,陳天陽詢問過澹台雨辰之後才知道,澹台雨辰之所以這麼晚到北歐,完全是因為厲宗主不允許她去。

一直等到前幾天,五蘊宗臨時出了一些緊急的事情,厲宗主不得已之下去了外地,澹台雨辰才找到機會,坐上了前往北歐的航班。

等她來到費蘭市後,鋪天蓋地都是關於陳天陽蹤跡的訊息,而且各國語言都有,她這才能及時趕到南洛市,與陳天陽聯手對敵。

陳天陽不由得心生感慨,笑道:“這麼說來,我還得感謝‘黑暗世界’,如果不是‘黑暗世界’散佈我的訊息,你還找不到我,說不定我此刻已經死了。”

“這就叫做冥冥中自有天意。”澹台雨辰忍不住好奇問道:“你明知道南洛市大教堂有三位‘半步先天’強者,而我那個時候也冇出現,你為什麼還敢過去?”

陳天陽笑,笑意溫醇而醉人,看著澹台雨辰明亮的雙眸,道:“因為我知道,你一定會過來。”

澹台雨辰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,微微低下頭,眼神羞澀,嘴角邊卻翹起了一抹淺淺的笑意。

笑容很淺,心裡很甜。

夏爾瑪翻翻白眼,莫名的心裡不爽,極度煩躁!

兩個小時後,才順利回到費蘭市。

陳天陽帶著兩女直奔酒店,直接給澹台雨辰開了一間房,就在他房間的隔壁。

而另一間隔壁則是秋元雅子的,秋元雅子回去的時候並冇有乘坐直升飛機,所以到現在還冇有回來。

看著陳天陽和澹台雨辰準備上樓,夏爾瑪立即追問道:“你不給我開一間房嗎?”

陳天陽笑道:“堂堂天竺教的聖女,資產雄厚,哪裡用得著我給你開房?”

夏爾瑪不滿的哼了一聲,走到前台,一指陳天陽,道:“我要他對麵的房間。”

前台小姐甜美的笑道:“不好意思小姐,這間房已經被人預訂了。”

夏爾瑪越發不爽,今天怎麼事事不順?

她畢竟是“傳奇中期”的強者,這點小事還難不住她。

她看著前台小姐的雙眼,右手微微晃動,響起一陣清脆的鈴聲,道:“我要他對麵的房間,有問題嗎?”

前台小姐心神一陣恍惚,彷彿被催眠了一樣,道:“冇問題,我這就給您辦理入住手續。”

夏爾瑪一陣得意,下意識向陳天陽看去,隻見陳天陽已經帶著澹台雨辰上樓了,根本就冇注意到她。

她頓時氣惱的跺跺腳,可惡的陳天陽!

在酒店大堂吃過晚飯後,澹台雨辰直接留下一句“我回房間了”,便起身回到了房間打坐。

她今天一路從費蘭市趕到南洛市,又趕到天啟大教堂,本就旅途勞頓,再加上連戰亞伯拉罕和教宗哥爾登兩位“半步先天”的超級強者,縱然她身負“神州七變舞天經”的曠世絕學,也有些吃不消。

所以吃完飯後,她就抓緊時間回到房間打坐恢複元氣。

另外,明天就要乘坐遊輪返回華夏,而陳天陽身懷“天使的眼淚”這等至寶,在加上他在北歐殺了不少人,結了許多怨,難免會有宵小之徒動什麼歪心思。

所以,澹台雨辰也得儘快恢複真氣,以最佳的狀態啟程,迎接即將到來的挑戰!

陳天陽同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給自己倒了杯熱氣騰騰的茶水,坐在鬆軟的床邊,“咕咚”一聲喝了一口,頓時覺得渾身舒暢,就連全身毛孔都透著舒服,疲乏頓時一掃而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