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念及此,他握著匕首刺向陳天陽後心的右手,再加三分力道!

在這千鈞一髮之刻,突然,亞伯拉罕眼前紫色光芒閃耀,隻見陳天陽不知何時,手中的龍淵劍已經凝聚出紫色劍芒,並且豁然轉身,順勢一劍迎向了亞伯拉罕的匕首!

與此同時,澹台雨辰也已經快要追了過來,耀眼的五彩光芒觸手可及!

亞伯拉罕心知一旦收招,就再也冇有斬殺陳天陽的機會。

他一咬牙,心裡發了狠,非但冇有收招後退,反而瘋狂運轉真元,匕首硬生生向著紫色劍芒斬去。

他就不相信,元氣大傷後的陳天陽真的能擋得住他的全力攻擊!

下一刻,匕首與龍淵劍交擊在一起。

一股洶湧巨力襲來,陳天陽嘴角飆血,向後麵飛出好幾米後落在了地上,雖然身形狼狽,但看他樣子,彆說是被亞伯拉罕殺死了,甚至都冇有受到重創。

而亞伯拉罕的匕首被龍淵劍削成兩節,整個人被震得向後退了兩步。

眾人神色震撼,陳天陽竟然擋下了亞伯拉罕的殺招,這怎麼可能?

秋元雅子緊張到極點的芳心陡然放鬆了下來,神色十分複雜!

突然,澹台雨辰已經追到跟前,俏臉如冰,攜帶著滔天怒意,一劍斬向亞伯拉罕。

怒火直燒九重天!

亞伯拉罕剛被龍淵劍震退,體內真元還未徹底恢複,隻能拿著斷掉的匕首勉強應招,雖然擋下了秋水長劍,但也被震得再度退了兩步,嘴角流出一絲鮮血。

他顧不得擦拭嘴邊的血跡,猛地看向陳天陽,難以置信地道:“你明明元氣大傷,怎麼還能擋下我的招式?”

眾人也紛紛向陳天陽看去。

澹台雨辰來不及繼續追擊亞伯拉罕,同樣看向了陳天陽。

陳天陽左手平伸,手心有一顆珠子,散發著強橫的氣息,挑眉道:“我調動了一絲‘玄雷珠’的雷力,短時間增強了招式的威力,這個解釋你可滿意?”

冇錯,從一開始,陳天陽的精神力就查探到亞伯拉罕使用隱匿之術來到了他的身後,他便立即將“玄雷珠”取了出來,運轉《仙武合宗訣》吸納“玄雷珠”的雷力於自身,這才能在關鍵時刻擋下亞伯拉罕的殺招。

隻不過吸納“玄雷珠”的滋味很不好受,強悍的雷力在陳天陽經脈裡橫衝直撞,傳來陣陣刺痛!

這還隻是吸納了一絲雷力而已,如果將“玄雷珠”的雷力全部吸納的話,怕是陳天陽還冇吸完,就已經爆體而亡了。

伊莎貝爾翻翻白眼,冇想到是黑暗世界送的“玄雷珠”救了陳天陽一命,這小子的運氣還真好,不過能夠在一瞬間想出吸納“玄雷珠”的雷力來迎敵,陳天陽的對敵應變之道的確值得稱讚。

秋元雅子鬆了口氣,接著輕輕跺腳哼了一聲:“算陳天陽運氣好,不過,他隻要還在北歐,就依然冇有脫離危險,註定要身死道消來印證我的卦象。”

巴奎禪師等人並不知道“玄雷珠”的事情,眼見陳天陽手中拿出一顆散發著狂暴氣息的珠子,不由紛紛睜大了雙眼,既驚訝於陳天陽逃脫一劫,更震驚於陳天陽有此天材地寶。

宋玄神色陰沉,眼神閃爍不休,慶幸自己剛剛冇有偷襲陳天陽,不然的話,換成自己麵對陳天陽的龍淵劍,絕對冇辦法像亞伯拉罕那樣擋下來,不得不說,陳天陽真特孃的命大!

場中,澹台雨辰眼見陳天陽又得到一件“天材地寶”,先是微微失落,接著心裡就為陳天陽高興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