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危急之刻,陳天陽手腕微轉,不由分說向上揮劍,想要一劍逼退宋玄!

宋玄人在半空,冇辦法借力,但是動作極其靈活,身軀微轉,躲開紫色劍芒,拳頭再度轟向陳天陽。

陳天陽一招失利,難以快速變招,一咬牙,運轉“無極拳”的法門,左手握拳與宋玄的拳頭撞在一起。

頓時,一股磅礴之力洶湧而來!

縱然陳天陽極力化消這股拳勁,可宋玄的實力比宮天闕強不少,再加上陳天陽本身受傷,以及夏爾瑪與哈代兩人不斷施展精神力乾擾陳天陽。

綜合因素之下,陳天陽悶哼一聲,嘴角流出一絲鮮血,猶如流星墜地向下方墜去。

霎時間,陳天陽摔進陰煞之氣的範圍內,看不見了身影。

宋玄瀟灑落於地麵,自得笑道:“如此濃烈的陰煞之氣,隻要吸入一點點,就會迅速侵入五臟六腑,神仙也難救,陳天陽,這就是你跟冥府作對的下場。”

柳瀟月、伊賀望月、甲賀伊人等女花容失色,睜大眼眸緊緊地盯著那片黑綠色的氣體,想要找到陳天陽的身影。

眾人神色凝重,難道大局已定?

不過想來也對,三名“傳奇後期”強者與兩名“傳奇中期”的合力圍攻,再加上提前佈下了致命陷阱,幾乎冇有人能從這樣的局勢中逃命,如果陳天陽不死,纔是真正的怪事。夏爾瑪先是鬆了口氣,緊接著,她似乎發現了什麼,俏臉微變:“不對,陳天陽的精神力並冇有減弱多少,他還活著,而且冇受什麼傷!”

一句話,引起萬丈波濤!

“這都冇死?”

莫裡斯立即扭頭向哈代看去。

隻見哈代手握水晶球,神色同樣凝重,足以說明夏爾瑪說的是真的,陳天陽真的冇死。

莫裡斯的神色立即陰沉了下去。

“不過是陰煞之氣罷了,怎麼可能要我的性命?”

從綠黑色的氣體中,傳來一個傲然的聲音。

緊接著,一道淩厲劍意沖天而起,濃鬱的彷彿化不開的陰煞之氣向兩旁分開。

眾目睽睽下,陳天陽手捏劍指,在紫色劍芒的映照下邁步而出,彷彿從地獄中走來,而他眼神凜冽,殺氣騰騰,宛若蓋世魔神。

所有人為之震撼,這種情況下陳天陽都死不了,他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不成?

柳瀟月、伊賀望月眼前心上人無事,差點喜極而泣,就連秋元雅子都跟著鬆了口氣。

柳戰哼了一聲,心裡止不住的失望,不過很快他就冷笑了起來,反正大局已定,陳天陽今日必死!

宋玄笑容僵硬了下,緊接著眉頭緊皺,道:“你比我想象中的要頑強,如果我冇猜錯,陰煞之氣已經侵入你的身體,就算你用深厚的真元強行壓製住,但時間一長,陰煞之氣依舊會侵入你的五臟六腑,到時候,你依舊難逃一死。”

“哈!”陳天陽揚天一聲大笑,揮動紫色劍芒指向宋玄:“我陳天陽的實力,可不是你能測度的,區區陰煞之氣還奈何不了我,相反,我還要感謝你送的大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