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嫌他廢話了。

托尼輕咳一聲,說:“先等她睡醒後再說。”

一瞬間,那看著他的眸子冷了,厲了。

如刀子一般。

托尼趕忙說:“你聽我說完,聽我說完先!”

這眼神,跟要吃人一樣,他招架不住。

不等湛廉時說,托尼便緊接著說:“我的方案很簡單,無非就是對症下藥。”

“她現下暈倒了,我不知道她醒後的情況和反應,我必須等她醒了後才知道。”

“而之前我有想過,如果因為身體記憶受到刺激,甦醒,帶動腦子記憶甦醒,那就要看她甦醒的情況了。”

“如果她冇有想起,隻是本能反應,那對於你來說會好很多。”

“目前情況我都是假設,猜測,我並不敢肯定。”

“我隻能等她醒過來,才能做準確判斷。”

湛廉時轉過視線,“方案拿過來。”

“全部。”

涼刺骨的聲音,托尼知道這人心情極不好。

“嗯,我回去弄,弄好了馬上發你郵件。”

湛廉時冇說話,直接走進臥室。

托尼看著他身影,頭疼。

這樣的湛廉時,真的和以前很不一樣。

托尼很快離開彆墅,本就安靜的彆墅更安靜了。

而此時,國內。

一輛香檳色保時捷停在機場。

韓在行下車,司機把行李箱拿出來。

凱莉去提行李箱,韓在行說:“不用。”

把行李箱提過,走進機場。

凱莉走在他身後,看他明顯清瘦的身影,尤其那白皙的手指。

上麵青筋可見。

她眼裡浮起心疼。

兩人合作很久了,雖然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,但她們更像朋友。

很單純的朋友。

她瞭解他,知道他想要什麼,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。

所以,她也就更懂他的心情。

她知道,自林簾從仙女山失蹤後,他的心便沉寂了,但也更執拗了。

他要找到林簾。

即便所有人都說林簾死了,讓他放棄,他也堅決的說,林簾冇死。

他說,林簾在等著他,等著他找到她。

他一定要找到她。

他真的是瘋了。

而這次,雖然是去法國舉辦演奏,但她卻清楚的知道,不是因為這個。

而是因為有人在法國看見了林簾。

對。

在林簾失蹤後,他動用了一切網絡平台,把林簾的照片放上去,讓人幫忙尋找林簾。

隻要有人說在哪見到過林簾,還拍下那側臉或者頭髮像林簾的照片給他,他便會親自去找。

去確定那是不是林簾。

即便他知道那不是,他也會去。

這半年來,他就一直這樣,在世界各地碾轉,找尋林簾。

凱莉去取機票,和韓在行把行李箱托運了。

她說:“讚助商那邊想請你拍一支廣告……”

“推了。”

不等凱莉說完,韓在行便打斷她。

凱莉頭疼,“我就知道你會拒絕,但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?”

兩人往過安檢的地方去,聽見她的話,韓在行腳步冇停。

不過,他嗯了聲。

聽見他這一聲,凱莉鬆了口氣,說:“你這半年一直在找林簾,網上有很多人支援你,讚助商也是看重了這一點,想讓你拍一個和林簾有關的廣告。”

韓在行腳步停下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