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湛廉時卻不看她,而是牽著她朝前走,“來了一會兒了。”

宓寧知道,這個人很霸道,隻要是他想做的,他就一定要做。

不過,如若她執意說no,他不會逼她。

像現在,她不會說no。

他知道。

兩人朝湛可可和托尼走過去,湛可可看見兩人,立馬跑過來,“爸爸,媽咪!”

小丫頭穿著小皮鞋,噔噔噔的,開心的似隻小兔子。

宓寧彎身,抱住她,“跑慢些。”

視線落在她額頭,夏天天熱,孩子愛玩,一直蹦蹦跳跳的,額頭上都是一層細密的汗,把她額頭上的小碎髮都打濕了。

宓寧拿出手帕,把她額頭上的汗給擦了。

湛可可乖乖站好,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宓寧。

突然,她想到什麼,把頭上的花環一下放到宓寧頭上。

她眼睛瞬間發亮,“好漂亮!”

說著,小手抓住湛廉時的手,激動的說:“爸爸你快看,媽咪戴花環好漂亮,比可可都還要好看。”

湛廉時視線落在宓寧頭上的花環上,那花朵紅的,白的,紫的,粉的,一朵朵連城一個圈落在她頭上,映的她素淡的眉眼明麗靜美。

就連那清澈的雙眼似也染上了不一樣的光點,絢麗奪目。

宓寧被湛可可這般誇獎,臉上是無奈但又寵溺的笑。

她把花環拿下來,但她手指剛落到花環上,沉磁的嗓音便落進耳裡。

“好看。”

宓寧頓住,看向湛廉時。

他看著她,眼睛極深,裡麵好似一個漩渦,要把她吸進去。

宓寧睫毛扇了下,眼睛下意識閃了下,有些不好意思。

湛廉時的眼神雖極深,看著一片漆黑,但裡麵帶著極強的掠奪,占有。

這樣的眼神很炙熱,直接。

湛廉時握住宓寧的手,“不要辜負了可可的心意。”

她要取下來,他不讓她取,用這樣讓她無法拒絕的理由。

湛可可立馬點頭,“媽咪送給可可,可可也送給媽咪,可可很開心!”

宓寧無法,摸她的小腦袋,“天熱了,我們回家。”

“嗯!”

湛可可走到兩人中間,一隻手抓著一人,小臉上都是燦爛。

托尼看著這三人,男的成熟穩重,女的溫婉秀麗,小的可愛聰敏。

這是多麼美好的一家三口的畫麵,多麼讓人羨慕的畫麵。

可誰又能知道,這樣的幸福,是偷來的。

四人回了湖畔的彆墅,彆墅是法式建築,紅瓦白牆,是這裡獨有的特色。

宓寧帶著湛可可去洗手間洗手,然後給的托尼泡咖啡。

她剛醒冇多久,但托尼經常來,在宓寧眼裡,托尼已然是家裡的常客。

把兩杯咖啡放到托尼和湛廉時麵前,然後對湛廉時說:“我帶可可上樓洗漱,你們聊。”

小丫頭出了一身的汗,還是洗個澡好些。

不容易著涼。

“嗯。”

宓寧牽著湛可可上樓,湛廉時的目光追隨,直至兩道視線徹底消失在視線裡。

托尼亦看著兩人,直到看不見了,才收回視線,看著湛廉時。

“看來我的藥不錯,她對你冇有任何排斥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