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嬌嬌臉上的表情就跟聽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般。

“怎麼會失蹤?我和姐姐說完話我就走了,走的時候姐姐都好好的,這怎麼……怎麼會失蹤?”

說著林嬌嬌臉上浮起驚慌,擔憂,害怕。

她抓住趙起偉的手,求助的看著趙起偉,“起偉,怎麼會這樣?”

“如果姐姐有什麼事,那我怎麼麵對爸媽?”

說著眼睛就紅了,眼淚掉下來。

那叫一個快。

趙起偉看著林嬌嬌這模樣,嘴角勾了下,然後摟住她,輕拍她的背,“放心,你姐姐就是我姐姐,我一定會幫你找到她。”

“彆擔心,嗯?”

無比溫柔。

說著,低頭在林嬌嬌額頭上親了下。

警察看著這一幕,轉過頭,輕咳。

韓在行看著林嬌嬌,那抓著趙起偉的手,用力的過度,骨節都突了出來。

他眼底的寒涼縮緊,猶如冰塊。

警察咳嗽幾聲,看向韓在行,“韓先生,這樣,現在林小姐距離失蹤二十四小時還有大概……”

警察看手錶,然後說:“大概還有二十個小時,現在我們大家先回去,做筆錄,搞清楚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”

“我們配合。”

趙起偉的聲音。

警察看一眼趙起偉,然後看向韓在行。

韓在行,“嗯。”

很快,一行人回了警局。

而劉妗,她站在一條安靜的青石板路上。

她看著麵前一直跟著韓在行和林簾的人,“把今天發生的事全部告訴我。”

“好的,林小姐!”

……

蠶桑鎮是古鎮,所屬於F市,而F市是丘陵地帶,南方,所以這邊雨水充足,植被亦繁茂。

空氣很好。

今天的天氣預報顯示今天多雲,這太陽也確實是從早上出來後到現在都掛著。

天藍藍的,白雲飄飄,光是看這天也心情舒暢。

F市市醫院,急救室門外。

湛廉時站在那,窗外的陽光照進來,在地上都鋪了一層金色。

哢嚓——

急救室門打開。

湛廉時看著急救室門的雙眸動了下,裡麵結冰的涼意撥開。

他走過去。

醫生第一個出來,摘下口罩,看著他,“病人受凍暈倒,出現發燒的情況,我們給她做了一個全身檢查,她很多指向都不達標。”

“什麼意思。”

沉啞的嗓音,聽著就好似很久冇說話,這一說話,聽的人有些害怕。

“就是她身體不好,很多地方都比常人弱。”

“有冇有生命危險。”

“目前冇有,但如果她的燒一直退不下去,那可能就麻煩了。”

“想辦法,給她退燒。”

醫生笑著說:“這是肯定的,這是我們的職責。”

咕嚕——

推床被護士推出來,湛廉時看過去。

林簾躺在床上,眼睛閉著,臉很紅。

這是不正常的紅。

她在發燒。

醫生說:“她暫時不會醒,估計……”

“什麼時候醒。”

不等醫生說完,湛廉時便打斷他。

醫生一愣,隨之說:“大概燒退了就能醒。”

說著看向湛廉時,“我已經給她配了退燒的藥,這藥下去,不出意外,就會退燒。”

湛廉時看著林簾從他視線裡推走,雙眸漆黑,清晰的倒映著林簾的臉。

他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