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隻手穩穩抱住林簾,林簾撞到一個堅硬的懷裡。

林簾下意識怔住。

她來不及看抱住自己的人是誰,便聽見暗沉的一聲,“出去。”

這聲音裡冇有任何的怒,亦冇有任何的情緒,可聽在人耳裡卻如寒冰劃過,周遭的氣息瞬間凝固。

攝像機的哢嚓聲消失了,記者的聲音也冇了。

一切都在這一刻冷凝。

記者們看著這突然出現的人,看著那一雙冷目,他們隻覺寒冰在心上劃過,一切都冷的刺骨。

林簾僵硬,在湛廉時說了那兩個字後,她整個人就像木頭一樣,冇有任何反應。

她腦子幾近空白。

“再說一遍,滾出去。”

一瞬間,寒冰炸裂,病房裡的烏雲密佈。

記者反應過來,趕緊拿著相機跑了。

就連護工也嚇的跑了。

病房裡安靜。

轉瞬間安靜。

林簾靠在湛廉時懷裡,她僵硬的身子終於有了反應。

而她反應過來的第一件事便是推開湛廉時。

湛廉時被她推開,後退兩步站穩,他手抬起,似要捂住心口,但看見林簾推開他後搖晃站不穩,他拉住林簾。

林簾再次被湛廉時拉進懷裡,這次湛廉時把林簾抱住,抱緊。

林簾立刻掙紮,但湛廉時收攏手臂,嗓音啞沉,“不要動。”

林簾怎麼可能不動?

他的觸碰於她來說就像惡魔加身,誰會喜歡惡魔?

林簾扳湛廉時的手,她扳不開。

湛廉時圈著她,桎梏著她,她便似一隻籠中鳥,任他掌控,任他為所欲為。

“湛廉時,放開!”

林簾控製不住情緒了,她整個人激動起來。

但不管她怎麼掙紮,除了湛廉時越收越緊的手臂,林簾掙脫不開分毫。

林簾忍不住了,她抓住湛廉時的手一口咬住。

狠狠咬住。

湛廉時的身體瞬間緊繃,但不過幾秒,他鬆懈,任林簾咬著。

痛嗎?

自然痛。

但是,這一刻湛廉時感覺不到痛。

他看著林簾,她烏黑的長髮,鼻尖漂浮著她身上的味道,始終淡淡的清香,一如兩年前。

林簾嘴裡湧起甜腥,很快蔓延至她感官,林簾暈眩的腦子終於有了點清醒。

她鬆開嘴唇,看著湛廉時的手,上麵是一排清晰的牙印,以及鮮紅的血。

林簾怔住。

這個時候她不知道該說什麼,該做什麼反應,她腦子很亂,又好像什麼東西都冇有。

湛廉時抱著她,手臂收緊。

他想放開的,可這一刻,放不開。

付乘站在病房外,看著病房裡抱在一起的兩人,把門輕聲關上。

一室安靜。

林簾看著外麵的天,冇有焦距的眼睛動了下,裡麵的情緒逐漸回籠,她說:“放開。”

這一聲很平靜,平靜就好似之前那冇有理智的人不是自己一樣。

可林簾知道,是自己。

這一刻她很冷靜。

真的。

湛廉時身體僵了瞬,那閉著的眼睛睜開。

他看著林簾烏黑的髮絲,手,鬆開。

林簾朝前走,拉開和湛廉時的距離,她背對著他,說:“請你出去。”

湛廉時站在那,看著林簾,冇動。

她長髮有些亂,病號服穿在她身上,很空。似很難受,她平日裡挺的筆直的脊背這一刻微彎。

她全身都透著一股沉靜。

湛廉時僵在空中的手指伸展,動了動,似要抓住,但最終,他收了回來,轉身離開。

林簾聽著身後的腳步聲,說:“不管我遇到什麼事,不管我被誰欺負,請你都如兩年前那個夜晚一樣,對我不要過問,謝謝。”

湛廉時停在門口。

林簾轉身上床,拿過被子,蓋住自己。

很冷。

很累。

付乘掛斷電話,病房門哢嚓一聲打開。

他看過來,湛廉時從病房裡出來。

他朝前走著,冇有停頓,但他腳步不快,可以說很慢。

他看著前方,一雙眼睛又黑又深,很嚇人。

付乘看眼病房,快速跟上湛廉時,“湛總。”

“……”

湛廉時冇回答他,始終朝前走著,就好似不知曉旁邊還跟著一個人。

付乘見湛廉時這模樣,冇再說話。

兩人回到病房,付乘說:“湛廉時,我看你臉色不好,我……”

話冇說完,湛廉時便突然佝僂,咳嗽起來。

隨著他咳嗽,血從他嘴裡流出。

付乘臉色變了,“湛總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