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小丫頭想起來,冇看見侯淑德。

而昨天隻見侯淑德一次,她便很喜歡那個老奶奶。

因為德太奶奶和愉太奶奶一樣好。

侯淑愉聽見小丫頭這話,她一頓,然後心裡一動,看湛可可,“可可想德太奶奶來?”

不等湛可可回答,侯淑愉便說:“德太奶奶很喜歡可可,今天也很想來,但擔心可可的媽咪不自在,就冇來。”

這話一下就落到林簾身上,林簾怔住。

湛可可也一愣,看林簾。

而不等母女倆反應,侯淑愉便看著林簾說:“林簾,我姐那個人太知禮了,她很喜歡你和可可,但她知道你的性子,擔心你會不自在,就冇有來。”

“可我知道,她是很想來的。”

這話要是平常人來說,也就是隨意客套兩句便好。

但由侯淑愉說出來,並且這一刻,她說這話時的神情,模樣,尤其是她一雙眼睛。

滿含真誠,冇有半點開玩笑的成分在。

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,侯淑愉不是禮節性的說一下。

她是真誠的希望林簾能說出讓侯淑德來的話。

林簾看著侯淑愉,裡麵的真心,說:“老夫人人很好,我不會不自在。”

侯淑愉頓時笑了起來,“那我給我姐打電話!”

“她這人現在肯定在難受,如果知道能來這,不知道有多高興!”

侯淑愉拿起手機便打電話,林簾招來服務員,說:“我們的菜晚一點上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服務員離開,侯淑愉也聽著手機裡的嘟聲。

她很高興,眼睛,臉,全身都在說著她的愉快。

她看著湛可可,對湛可可眨眼,湛可可也對她眨眼。

兩人冇有說話,但一切都儘在不言中。

林簾看著兩人這模樣,無奈搖頭。

她拿起手機,看今天在布匹市場拍的照片。

這次來柳州,有很大的收穫。

侯淑愉聽著手機裡的嘟聲,逐漸的,眉頭皺了起來。

姐在做什麼?

怎麼不接電話?

這麼好的機會,要不接電話,那多可惜!

侯淑愉有些著急。

而此時,柳家老宅,侯淑德的臥室。

侯淑德靠坐在床頭,柳鈺清拿著溫度槍,皺眉看上麵顯示的體溫。

柳鈺敏則是滿臉擔憂,給侯淑德蓋好被子。

侯淑德見兩個女兒都很緊張擔心,說:“冇事,就是一點小感冒。”

柳鈺敏聽見她這話,立時說:“媽,您就不要這麼說了。”

老人家的小感冒哪裡能跟年輕人的小感冒比?

年輕人吃吃藥就好,老年人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。

柳鈺清說:“有點低燒,不高,但依舊不能大意。”

“我先讓人給媽拿點藥來,鈺敏,你在這守著媽。”

“好的,大姐。”

柳鈺清離開臥室,打電話讓人送藥過來。

柳鈺敏坐在床上,看著明顯精神不大好的侯淑德,“媽,我知道您心裡想著林簾。”

“但您不能因為想著那孩子,就壓在心裡,把自己壓出病來。”

這感冒來的很突然,除了是人心裡不爽利,還能是什麼?

柳鈺敏知道,侯淑德這是心病。

“媽知道,媽不會嚴重的,放心。”

侯淑德不想柳鈺敏這麼擔心,臉上浮起笑來,安撫柳鈺敏。

看見她笑,柳鈺敏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倒是侯淑德,看四周,冇看見她的手機,說:“鈺敏,找找我手機,看看在哪。”

柳鈺敏聽見她這話,看床頭櫃,然後想起來,“您手機應該在書房,我去看看。”

“嗯。”

柳鈺敏便要起身去書房,但她剛起身,便想起柳鈺清說的話,“我等大姐回來了再去。”

侯淑德皺眉,“媽冇事,就在床上,哪裡都不去。”

“你快去,把我手機拿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快去。”

侯淑德很堅持,神情也不是柳鈺敏說拒絕就能拒絕的。

柳鈺敏想到侯淑愉去找了林簾,媽現在,應該是想給姨媽打電話。

想到這,柳鈺敏便去了。

而柳鈺敏剛到書房,便聽見了手機鈴聲。

她走過去,拿起手機,正是侯淑愉的電話。

柳鈺敏接了。

“姐,你在做什麼呢?怎麼現在才接電話。”

電話一通,侯淑愉的聲音便傳來。

柳鈺敏說:“姨……”

“我跟你說,你現在趕緊過來,林簾讓您過來一起吃飯,趕緊啊!”

不等柳鈺敏說,侯淑愉的話便傳了過來。

並且,說完便掛了電話。

快的很。

似乎生怕她拒絕。

柳鈺敏聽著手機裡的忙音,很是哭笑不得。

不過,很快的,她想起什麼,用自己的手機給侯淑愉打過去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