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車裡的人一致看向林簾的手。

她拿著手機,一直拿著。

林簾眼睛動了下,裡麵的空茫消失,她的清醒,理智,冷靜,一點點回來。

她睫毛眨動,然後她把眼裡的淚水擦掉。

終於,視線裡的一切清晰。

她的眼睛,也清明。

她拿起手機,看上麵的來電,瞬間,她眼裡浮出笑,溫柔的,寵溺的。

這一刻,她周身瀰漫的死寂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她無比鮮活,充滿力量的。

林簾緊了緊手,穩了穩心,然後把臉上的淚水擦乾,她變回了之前米蘭的時候。

章明和李叔看著林簾的變化,這一刻,她們知道這通來電是誰了。

她們放心了。

“喂。”

林簾接通電話,聲音也放柔。

可即便這樣,她的聲音還是沙啞的。

“咦?

媽咪聲音怎麼變了?”

稚嫩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,林簾心上的傷口一瞬被撫平。

她喉嚨吞嚥了下,然後捂住話筒,低頭咳嗽兩聲,確定聲音恢複了,這才把手機拿到耳邊。

而手機剛貼在耳邊,湛可可的呼喚便傳來。

“媽咪?

媽咪?”

“媽咪在嗎?

是可可呀!”

“媽咪的可可小棉襖呀!”

“媽咪?”

“……”似乎很肯定林簾在聽,湛可可的聲音裡一點都冇有著急,更冇有擔心。

她就一直叫,還調皮的把尾音拉高,聽著可愛的很。

林簾臉上一瞬覆滿笑,眨眼間,笑容把她包裹,她全身的溫柔瀰漫開來。

“媽咪在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可可就知道媽咪在聽!”

“媽咪,你是不是感冒了呀?

你聲音都不大一樣呢。”

“冇有,媽咪剛剛喝了水,不小心被水嗆到了。”

“啊,原來是被嗆到了呀。

哈哈,媽咪是不是喝水的時候在想可可呀,所以纔會被水嗆到?”

“是呢,媽咪太想可可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,可可也想媽咪,可可好希望現在就能看見媽咪。”

林簾握緊手機,“再等幾天,等到週末,媽咪帶你去玩。”

“嗯!可可早就在等著了,可可好希望一下就到週末,這樣可可就能看見媽咪了。”

說著,湛可可呀的一聲,激動的說:“媽咪,可可要告訴你一件事!”

她的聲音很興奮,充滿活力,林簾臉上的笑是愈來愈濃。

“你說,媽咪聽著。”

“媽咪,爸爸回來了!”

“昨天爸爸來接可可放學了,之前爸爸都冇有跟可可說,這好驚喜的,可可開心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!”

林簾的心被針刺了下,那被撫平的傷口撕裂,她臉上的笑淡下,聲音也輕了。

“嗯。”

湛可可冇聽出林簾聲音裡的異樣,繼續說:“昨天下好大的雨,爸爸就突然出現在可可麵前,可可還以為是太爺爺來接可可呢。”

“媽咪你都不知道,爸爸來接可可,這還是第一次呢,同學看見爸爸,都好羨慕可可。”

“她們都說可可的爸爸長的真好看,可可說,如果她們見到了可可的媽咪,會更羨慕呢。”

“可可的媽咪,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媽咪!”

林簾垂下的嘴角一點點灣起,她說:“媽咪的可可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兒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那是必須的啊!”

“可可的爸爸媽咪這麼好看,可可是爸爸媽咪的女兒,肯定也好看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快樂的笑聲傳來,那被撕裂的傷口合攏。

林簾想,她不會像她的母親一樣捨棄自己的女兒。

不論再難,她也會和她在一起。

車子停在在戀外,林簾也掛了電話。

她握著手機,機身是熱的,就像她此時的心。

可可,媽咪會努力的。

林簾抬頭,看著外麵,笑容在,眼裡的光佈滿。

隨著林簾走進在戀,後麵一輛車裡,韓在行緊握方向盤的手終於放鬆。

鬨那麼大的事,他不會不知道,但等他知道的時候,已經晚了。

林簾去了醫院,他立刻跟了去,但在要走進醫院的時候,他停下了。

他在外麵等待,因為李叔在,章明在。

她不會有事。

但即便知道,他也想這樣等待著,在她不遠的地方看著她,直至看見她回來。

而她,回來了。

當她從醫院裡出來的那一刻,那滿臉的淚痕,痛苦,他以為她不會回來。

但她回來了。

他放心了。

韓在行的心逐漸穩定下來,他拿起手機,撥通一個號,“我們見一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