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湛起北一直在湛可可旁邊,牽著湛可可的小手,當趙起偉問湛可可,他冇有代替湛可可回答,更冇有引導湛可可,他就看著湛可可說。

而他冇想到,小丫頭說出這樣禮數週到的話,很出乎他的意料。

湛起北臉上浮起滿意的笑,牽著湛可可離開。

趙起偉看著這離開的小人兒,他眼裡逐漸浮起陰邪的笑,小東西,跟她爹媽一樣,不知好歹。

劉叔很快帶著林簾轉過一個長廊,走進一片竹林的石板路。

保鏢全部都跟著,章明和李叔更是不曾離開林簾半步。

這裡很安靜,冇有了林嬌嬌的虛偽聒噪,冇有了慌張不安,反倒讓人覺得不輕鬆。

或許是這一路都不太平,也或許這一路過於的長,突然間這太平了,目的地快到了,反到讓人近鄉情怯。

林簾在這樣的安靜裡,心突然間急跳起來,一股慌從心底升起,似一叢海草,把她纏住,逐漸讓她喘不過氣來。

她開始緊張了。

開始擔心,她會看不到湛可可。

林簾手心握緊,唇緊抿,她告訴自己,冷靜。

有老爺子在,不會有事。

林簾抬頭,看前方,那褪去的堅韌再次湧起,讓她身體一瞬生出許多力量。

可就在這樣的時候,兩道人影出現在她視線裡,然後,她停住了,她的眼裡,隻有那一道身影了。

那道小小的,快樂的,似個小精靈,小太陽似的小人兒。

這一刻,林簾眼睛睜大,嘴唇張開,她全身僵住看著那小人兒,一動不動。

“媽咪——!”

湛可可一眼就看見了林簾,當她從竹林裡走出,她眼睛一下便亮了。

她飛奔過來,帶著一股風,含著光,一瞬衝到林簾腿上,抱住她纖細的腿。

“媽咪!”

林簾被衝的後退,章明和李叔立刻扶住她。

她站穩,手緊緊的抓住湛可可,護著這抱住她的小人兒。

而她看著湛可可,這圓圓的丸子頭,烏黑濃密的髮絲,她眼裡有什麼東西在滾動。

她的視線,逐漸模糊……

湛可可緊緊抱住林簾的腿,小臉緊貼在她腿上,那小小的身子,帶著小而有力的力道,清晰的從林簾腿上傳到她身體,她僵硬的身子,有了變化。

“媽咪……”

湛可可原本是很興奮的,但抱住林簾的這一刻,她突然間安靜了,那脆嫩的聲音也變得悶悶的,哭音逐漸瀰漫。

“媽咪,可可好想你……”

“好想好想……”

湛可可小臉在林簾腿上蹭,滾燙的淚水就這般沁透林簾的長褲,沁入她的肌膚,她的身子控製不住的顫。

林簾睫毛動了下,一滴淚落下。

她低頭,睫毛快速眨動,直至眼前視線清晰。

她看湛可可,這軟軟小小的身子,手落在湛可可背上,她蹲下,把湛可可的小臉捧起來。

湛可可看著林簾,剛剛還是燦爛的小臉,現在已經淚水密佈,一雙大眼,紅了眼眶,睫毛上都是淚珠。

她小嘴抿緊,似努力忍著自己不哭。

但這強忍的模樣,委屈的讓人心疼。

林簾睫毛顫動,和她現在的手一樣,但她努力笑。

她嘴角扯起,然後露出和以往一樣的笑來。

她說:“媽咪,來看可可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