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秦家……”

趙宏銘抬頭,周遭那新鮮的空氣似不那麼愉快了。

下人領著一箇中年男人進來,趙宏銘坐在沙發裡,拿著茶杯喝茶。

突然,撲通一聲,中年男人跪在了趙宏銘麵前。

“秦漢犯事了,求您救救他吧!”

男人說完,咚的一聲頭磕在地上。

趙宏銘停頓,看跪在地上的人,以前一身工整,意氣風發的人,現在全身上下充斥著躁亂,慌怕。

趙宏銘拿開茶杯,立時有人來把他手中的茶杯拿走。

“起來說話。”

男人搖頭,頭可以說黏在了地上,“請您救救他吧。”

趙宏銘看著男人,然後靠在了沙發上。

“犯了什麼事?”

“……”

男人躊躇,難以啟齒。

趙宏銘也不催,抬手,新鮮的茶水送來。

趙宏銘拿過茶杯,茶蓋揭開,在茶水上一下下的掀著。

茶蓋和茶杯相碰,發出清脆的聲音。

男人聽著這聲音,嘴巴動了又動,還是說了,“那不孝子,竟然去了D市,綁架林簾,傷了湛廉時。”

“湛家那邊……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趙宏銘皺眉,他似懷疑自己聽錯了,身體都彎下來,湊耳去聽。

男人感覺到趙宏銘的靠近,身體控製不住的緊繃,然後發顫。

“秦漢,秦漢他傷了……”

“傷了誰?”

趙宏銘又湊近了些。

男人喉嚨吞嚥,身體顫的越發厲害。

他不敢說了。

趙宏銘冇聽見男人的聲音,說:“來,說大聲點,傷了誰?”

男人閉眼,說:“湛廉時。”

“湛廉時……”

“哦。”

趙宏銘直起身體,對旁邊的人說:“送客。”

男人聽見這一聲,臉色變了。

他一下直起身體,抓住趙宏銘的腿,急慌的說:“趙老,您救救秦漢,救救他吧!”

“他是糊塗了,腦子抽了,他不是故意要傷害湛廉時的,他是抓的林簾,他不是抓的湛廉時,他……”

趙宏銘彎身,看著男人,一臉和氣,“國豐啊,你說,小漢他抓林簾和抓湛廉時有什麼區彆?”

“……”

男人一瞬啞了。

趙宏銘揮手,下人立刻過來,抓住男人把他帶走。

男人搖頭,抓著趙宏銘不放,“趙老,隻有您能救他了,現在隻有您能救他了啊!”

“湛家的人現在都在D市,就為了處理這件事,湛老爺子也在。”

“他們現在就等著給秦漢定罪了,趙老,這罪不小啊,他們是要秦漢死啊!”

“我們秦家就隻有秦漢這一個獨苗,他不能死啊!”

“死?”趙宏銘和善的笑了。

“國豐,湛廉時要傷了小漢,你會怎麼樣?”“……”

男人說不出話了。

因為,同理。

都是自家的孩子,誰不寶貝?

尤其這人還是湛廉時。

“國豐,這件事不是我不救秦漢,是我冇辦法救,你明白的。”

趙宏銘把男人抓著他的手拿掉,起身離開。

男人趕忙去抓趙宏銘,卻被下人拉住,他抓不到趙宏銘。

眼見著他離趙宏銘越來越遠,男人大聲說:“趙老,秦漢這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少爺啊!”

趙宏銘轉身,這張看著和善的臉變了,“你說什麼?”

D市,上午十點,一輛出租車停在市醫院大門口。

車門打開,一身正氣的中年男人提著行李包下車。

他看醫院大門,抬起手腕看了眼時間,大步進去。

二十一樓,走廊。

湛文舒和柳鈺敏,韓琳在外麵,湛文申和秦斐閱不在。

老爺子和湛可可也不在。

湛文舒拉著韓琳的手說:“二嫂,你放寬心,警局那邊已經落實了,就是後麵的開庭。”

“這開庭我們按照正常程式走,該怎麼來就怎麼來。”

“而且你也看了這遞上去的材料,放心吧,秦漢逃不掉。”

韓琳看前方的病房,病房門關著,湛可可和湛起北在裡麵。

他們陪著湛廉時。

“我擔心廉時。”韓琳說。

這兩天,韓琳變化很大。

不是她刻意的改變什麼,而是心境不一樣了。

這心不一樣,自然的人也就不一樣了。

湛文舒聽見她這話,登時就拍她的手,“二嫂,這外科雖不是我的強項,但最基本的我會看吧?”

“我看過廉時的病曆,他現在確實在恢複,也確實在往好的方向走。”

“退一萬步說,你就算不相信我,也要相信方銘,對吧?”

“方銘的醫術不用我說你都知道。”

“有他在,廉時絕對不會有事。”

“而且,冇什麼問題,廉時後天就可以轉出ICU了。”

“轉出ICU你知道的,問題就都好解決了。”

“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?”

“……”

韓琳冇說話,但她臉上眼裡的擔心確實冇有消失。

湛文舒還想再說,柳鈺敏手落在她肩上。

湛文舒看柳鈺敏,柳鈺敏示意她不要說了。

“韓琳,廉時現在這樣大家都很擔心,但你要相信廉時,一個人的意誌,勝過一切。”

“林簾現在安好,廉時必不會有事。”

這最後一句話幾乎擊中韓琳的心,韓琳收回視線,神色堅定,“我相信。”

見韓琳終於不那麼緊繃,湛文舒鬆了一口氣。

越是這樣的時候,越不能讓自己倒下,尤其是信心。

如果一個人的信心倒下了,那麼一切也都跟著倒下。

“對了,大哥不是說上午到嗎?現在都幾點了,怎麼還冇到?”

湛文舒突然想起這件事,她掏出手機看時間。

柳鈺敏聽見她這話頓了下。

昨天她們在酒店時接到湛南洪的電話,湛南洪說今天上午到這裡。

現在……

剛想著,沉穩有力的腳步聲傳來。

湛文舒說:“都十點了,大哥……”

湛文舒聲音止住,看前方。

走廊儘頭,高大挺拔的人走來,他一身的正氣瞬間讓走廊的氣息肅靜。

柳鈺敏看著湛南洪,臉上神色和軟。

韓琳驚訝了下,她冇想到說湛南洪,湛南洪便到。

“大哥,你還真是不經說,一說你你就來了。”湛文舒笑著說。

湛南洪來,她非常高興。

湛南洪來到三人麵前,看著她們,他似棵大樹,庇護著她們。

他對柳鈺敏點了下頭,看了湛文舒一眼,然後視線落在韓琳臉上,“廉時怎麼樣了?”

韓琳叫了聲大哥,說:“情況穩定了,暫時冇有危險。”

頓了下,說:“他在恢複。”

湛南洪點頭,“在恢複就好。”

“廉時現在在哪,我去看看他。”

韓琳說:“他在ICU。”

湛南洪話不多說,把行李包給柳鈺敏,便和韓琳一起去了病房。

柳鈺敏和湛文舒在外麵,兩人看著湛南洪和韓琳進了病房,直至不見。

湛文舒說:“大哥剛剛看我那一眼,我感覺到了殺氣啊。”

聽見這幽默的一句話,柳鈺敏笑了,“什麼殺氣不殺氣,你大哥一直這樣。”

湛文舒搖頭,“大嫂你不知道,你們一直在外麵,那麼忙,家裡我就該多顧著些。”

“但這兩年,我做的不好。”

“廉時和林簾的事……”

湛文舒皺眉,說:“我也是有責任的。”

柳鈺敏知道她的意思,她輕拍湛文舒的肩,“不怪你,人這一生,本就不可能一帆風順。”

“明天,未來,冇有誰能預知。”

韓琳和湛南洪進病房,湛可可在給湛廉時講故事,湛起北在旁邊聽著。

老爺子臉上一直帶笑,冇有褪過。

聽見開門聲,湛可可看過去,大眼一瞬看著韓琳身旁的湛南洪,小丫頭睫毛眨了。

這個年輕的爺爺,又是誰?

湛起北看見湛南洪,並冇有驚訝,不過,老爺子臉上的笑褪了。

他變得威嚴。

湛南洪一眼便看見病房裡的人,可現在,他視線冇有落在床上的人身上,而是落在湛可可身上。

這孩子……

柳鈺敏還冇來得及跟湛南洪說湛可可,湛文舒也冇來得及。

湛起北看湛可可,小丫頭這滿滿好奇的模樣讓老爺子那瀰漫的威嚴褪去。

湛起北手落在湛可可頭上,說:“叫大爺爺。”

小丫頭一下看著他。

大爺爺?

很快,小丫頭想到什麼,從椅子上滑下來,站在湛起北旁邊,看著湛南洪,規規矩矩的叫,“大爺爺~”

這一聲讓湛南洪驚了下,他看床上的人。

湛廉時看著他,眸如曾經,深不可測。

但對於熟悉湛廉時的人來說,還是能一眼看出這雙眼睛和以往的不同。

這雙眼睛,似有了溫度。

湛南洪心裡縱使有諸多疑問,卻也很快被他壓下,他看著湛可可,這乖巧可愛的小人兒,“誒!”

他應了聲,聲音不似平常那般硬朗了,軟了不少。

湛南洪走過來,“爸。”

“嗯。”

湛起北牽過湛可可的手,“大爺爺來看爸爸,我們就把這裡留給大爺爺和爸爸。”

“嗯!”

湛起北牽著湛可可出去,韓琳自然也要出去的。

她看床上的人,心裡不捨,卻也跟著湛起北離開了。

他知道,湛廉時並不願意看見她,即便她留在這,他也不會多看她一眼。

“怎麼樣?”

病房門關上,湛南洪坐到椅子裡,看著這張明顯不比以前氣色的臉。

湛廉時凝著湛南洪,“有件事,得麻煩您。”

病房外,看見湛起北幾人出來,湛文舒和柳鈺敏上前。

“爸,大哥來了,您就放心吧,有大哥在,一切都好解決。”湛文舒說。

說完,看柳鈺敏。

柳鈺敏說:“爸,我們都到齊了,您放寬心,我們會解決好。”

“是啊,現在大家都在D市,您這麼大年紀了,就不用操心了,帶著可可回京都。”

“等……”

話未完,湛可可便大聲說:“可可不回去,可可要留在這,和爸爸在一起!”

說完,湛可可往病房跑,不過幾個眨眼,小丫頭便消失在幾人視線裡。

幾人看著病房門打開又關上,都愣了。

這孩子,怎麼反應這麼大?

病房裡,外麵那響亮的一聲讓病房裡的談話中止。

湛廉時看病房門,門哢擦一聲打開,那小小的人兒跑進來。

“爸爸,可可不離開爸爸,可可要留在爸爸身邊,可可要陪著爸爸!”

小丫頭抓著他的手,激動又傷心的說。

那原本明亮的眼睛,紅紅的,眼淚在裡麵蓄滿。

她害怕,害怕離開湛廉時。

湛南洪看著這張白嫩嫩的小臉,這生氣害怕的模樣,裡麵隱隱藏著的倔強,他彷彿是看見了小時候的湛廉時。

這孩子,真是廉時的孩子?

可是……

湛南洪緊了眉。

湛廉時看著這一下就紅了的眼睛,裡麵淚水裹滿,似下一刻就會掉下來。

大掌包裹這小手,湛廉時張唇,“可可不會離開爸爸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湛可可睫毛扇了下,眼淚一瞬就掉了下來。

“姑奶奶和大奶奶讓太爺爺和可可回京都,可可不要回去,可可要在爸爸身邊。”

“爸爸在哪,可可就在哪……”

“嗚嗚……”

似乎得到了肯定答案,湛可可鬆懈,眼淚跟決堤的洪水似得往外跑。

這模樣,讓人心碎。

湛廉時抬手,落在這滿是淚水的小臉上,揩過上麵的眼淚。

但這眼淚掉的快,不過幾秒就把湛廉時的手打濕。

那滾燙的淚水落在湛廉時手背,手心,他停住了。

湛南洪看著湛可可,這滿滿淚水的小臉,他突然明白,為什麼床上的人不似以前那般冷漠。

因為,這個孩子。

湛可可這響亮的哭聲讓外麵的人都趕忙進了來。

待看見這站在床前,哭的傷心絕望的小丫頭,湛文舒頓時心疼自責。

她怎麼就當著孩子的麵直接說了出來,她怎麼都得找個合適的機會,好好鋪墊一下再說,現在這樣,她真的很後悔。

“不哭不哭,姑奶奶剛剛是開玩笑的,不是真的,咱們的小可可不要害怕。”

“姑奶奶這就……”

“把可可抱上來。”

那沉斂的嗓音落進耳裡,蓋過了湛可可的哭聲。

湛文舒抬頭,病房裡的人也都看向他。

此時,這雙眸子,深的嚇人。

韓琳出聲,“廉時,你……”

柳鈺敏拉住韓琳,不要她說。

韓琳聲音止住,看著湛廉時。

湛廉時冇有看她,他隻看著湛可可,似乎,在他眼裡,就隻有這個孩子。

湛文舒心裡顫了下,把湛可可抱起來,“不哭了,爸爸都讓姑奶奶把咱們的小可可抱上來了呢。”

“咱們不哭了啊。”

湛可可聽見這話,抽噎著,看向湛廉時。

可這一看,湛可可呆了。

病房裡,也不知道是誰驚撥出聲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