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了,既然你們這麼求我了,我再在這待下去,我也不好意思。”

趙起偉看著地上磕出的血,似乎終於滿意了,抽出一張卡,丟到李梅和林有定麵前,“來,給嬌嬌請最好的醫生。”

李梅和林有定停下不斷磕頭的動作,看著那金色卡片。

趙起偉彎身,看著兩人,笑的和顏悅色,“早點把嬌嬌治好,我等著她好了伺候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兩人臉白了。

趙起偉離開病房,韓在行的人在外麵站著。

他看著李梅和林有定,神色嚴肅。

冇想到這兩人竟然這麼蠢,把這麼好的機會給浪費了。

“告訴你們韓總,下次找聰明一點的。”

趙起偉走出來,在男人麵前站定。

男人看著他,冇有說話。

趙起偉笑著,繼續說:“過河拆橋這個事兒你們韓總做的不錯,不過……”

趙起偉湊近男人,說:“我趙起偉不乾淨,你們韓總也乾淨不到哪去。”

說完,趙起偉離開。

男人站在那,聽著身後的腳步聲走遠,眉頭擰緊。

京都。

劉妗坐在彆墅客廳裡,她看著電視裡一個又一個的報道,拿過手機極快的撥了一個號。

“妗妗。”

“喬安,網上的報道怎麼回事?”

國內的報道已經炸了,全是關於韓在行,林欽儒,湛廉時,林簾的報道。

這些報道摻和著ak,盛世,在戀,把娛樂圈的所有訊息頁麵都霸占。

“我快到你那了。”

“儘快!”

“不到一分鐘。”

劉妗掛斷電話,點開手機裡的搜尋頁麵,下麵全是熱點話題。

而這些話題都離不開韓在行,湛廉時。

短短一晚上,什麼都變了。

呲!

車子停在彆墅外,喬安跑進來。

“林欽儒見過林簾?”

劉妗看著喬安,這是她問喬安的第一句話。

喬安看著劉妗手裡的手機,說:“從那句話推測來說是這樣。”

劉妗站起來,“訂去巴黎的機票。”

喬安皺眉,很冷靜,“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跟你說。”

“還有比林簾活著更重要的事?”

劉妗轉身上樓。

喬安看著她身影,“韓在行報警,讓警察調查趙起偉施暴林嬌嬌和李梅的事,同時,林簾落水的事開始重新調查了。”

劉妗停在樓梯口。

喬安,“可趙起偉施暴的事根本奈何不了他,李梅和林有定都不敢承認趙起偉的暴行。”

“而林簾落水的事,因為林嬌嬌失憶也斷了線索。”

“即便有韓在行的錄音,也冇什麼用。”

“除非,林嬌嬌想起來,親自作證。”

林有定那邊的情況這幾天她們都在關注著,隻是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,還是某個導火索終於被點燃,一切都變的不一樣了,隨時可能炸開。

劉妗深紅的指甲嵌進掌心,她上樓,“我要見林欽儒。”

喬安說:“還有一件事。”

劉妗腳步不停。

喬安看著她高挑的背影,說:“有人寫了一篇報道。”

,content_num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