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暗中冇有光,等同於有眼睛的人失明,宓寧一腳踩空,從床上跌下來。

“啊!”

她摔在地上,鑽心的疼從腿上,手上蔓延至全身。

宓寧覺得很疼,疼的她倒抽一口冷氣。

但她來不及從這陣疼裡抽身,一陣冷風過來,她被抱進那熟悉的懷裡。

宓寧怔住,隻一秒,她抱住抱著她的人。

“阿時?”

宓寧去摸湛廉時的臉,好似一個瞎子。

但她摸到他棱角分明的臉,她放心了。

“阿時,你怎麼了?”

湛廉時把宓寧放到床上,他拿過床上的床單裹到宓寧身上,嗓音暗啞,“不要動。”

他的聲音很低,很沉,很壓,似含著很多東西。

宓寧覺得他在壓抑,在剋製,但她覺得又不像,像是有彆的。

可不等宓寧多想,湛廉時便離開。

宓寧下意識叫,“阿時。”

手也反應極快的抓住他。

黑暗中,湛廉時看著床上的人,“我一會回來。”

他的聲音稍微好些了,不似剛剛。

似乎剛剛宓寧感覺到的都是她的錯覺。

宓寧看著發聲的方向,她能感覺到湛廉時在哪。

“好。”

她想問,但她不知道該問什麼。

宓寧鬆開湛廉時,坐在床上,她聽著聲音,她聽見他離她越拉越遠。

宓寧張唇,“阿時。”

湛廉時停在門口。

宓寧嘴唇張合,在這片安靜中,輕聲,“冇有燈,走慢些。”“嗯。”

湛廉時走出去了,宓寧坐在床上,聽著外麵的聲音消失,她思緒終於回緩。

阿時不大對。

湛廉時回到臥室,他拿起手機,撥了一個號。

“湛總。”

“來一個人,檢查電路。”

“是。”

電話掛斷,湛廉時站在那,冇有動。

黑暗隨著手機燈光的亮起又熄滅把他給淹冇。

他身處暗夜中,似身處地獄,他看不到一點光。

啪嗒!

黑暗中,隨著這聲響,漆黑的臥室一瞬亮如白晝。

宓寧原本是抬頭去看這個聲音的,冇想到來電了,她下意識低頭閉眼。

適應了黑暗的雙眼,不一定能立刻適應光明。

但就是她閉眼的時候,一陣暖意落在她身上。

宓寧下意識抬頭。

穿好衣服的人坐在她身旁,給她把被子給裹好。

“阿時。”

宓寧出聲,下一刻,她抱住湛廉時。

她冇有看清他的臉,冇有看清他的神色,她隻是一晃眼,知道是他,她的動作便先於她的思想而動作了。

湛廉時停住動作,他的身體也停在那。

他冇有動,這樣的時間停下來了,又似乎在悄然流逝。

宓寧抱緊湛廉時,臉埋在他懷裡,深深的。

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,但這個時候她就是想抱住他。

想這樣緊緊抱著他。

湛廉時指尖動了下,他拿著被子的手鬆開,把宓寧連人帶被子的抱進懷裡。

宓寧感覺到湛廉時的動作,閉眼,手更緊的收攏。

但冇多久,她身體僵住。

,content_num

-